返回

我改主意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我改主意了! (第1/3页)
    

十殿阎罗!这四个字,让整个海角域为之胆寒。动辄灭国毁宗的殿主们,早已成了全海角域青少年们所崇拜的偶像——崇拜无关行径,只与实力挂钩。

且不说最近秦广王以绝对强大的实力覆灭越国皇室一事,就凭楚江王不费丝毫力气便让魏国满朝文武叛变的通神本领,足以让终年在海角域一隅小打小闹的楚国和周边国家宗派震颤。

但害怕归害怕,十殿阎罗所行之事,在整个海角域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口碑,甚至被贴上了残忍嗜杀的标签。

……

“若弗,怎么了?”艾青看见徐若弗两眼失神,不禁关心地问道。

徐若弗呆呆地望着李衍与凌寒宇的方向,内心早已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我不是最喜欢听十殿阎罗的故事了吗?为什么十殿主在这,说话的语气却这么阴森可怕?那个十殿主为什么管李衍哥哥叫九哥?难道李衍哥哥就是那个从来没有露面过的九殿主平等王?我不要他做什么平等王!我只想要他做我的李衍哥哥!

……

“灵儿啊,看样子,李衍身后是十殿阎罗啊。”周水柔反倒是李衍一方最为镇定的一个,望向苏灵儿柔声说道。

苏灵儿柔媚的眸子里,有半分落寞,半分恐惧。李衍的身影在她眼里变得越来越模糊,无论如何也不能和那日轻抚过的俊俏脸庞重合在一起。她望向地面,白雪反射而来的光显得那么刺眼。

“看十殿主对他说话的态度,他应该就是那个九殿主了。不知道他还认不认我这个姐姐呢……”

……

罗灿拳头早已捏得发青,脸上再无血色。他后悔,后悔为什么始终慢另外三宗一步,犹豫了那么一刹那才选择站在李衍身边。

……

“一定不能惹十殿阎罗。”

六国的领队纷纷传话,对十殿阎罗的恐惧早已提升到了极点。

……

楚国那边的人久久未动。对面这个玉花境修者,抛开实力不说,另一方面,他的身份还是十殿阎罗的十殿主转轮王。这已经不是他们敢不敢说话、能不能活命的问题了。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举动,都有可能导致楚国覆灭。

……

李衍全凭意念苦苦坚持,虽然凌寒宇的到来让他可以就此放心昏睡。但这些年来的坎坷经历,李衍不愿在太多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虚实。李衍指向楚国的方向,缓缓道:“那个没头发的留下来传话,其他人全都杀了。”

凌寒宇闻言,指向巴禅秀,用不容置喙的语气道:“九殿主说留你一命,滚一边去。”

巴禅秀好像扯线木偶一般,一言不发,木讷地缓缓向旁边走去,一个趔趄,居然真的在雪地上打了个滚,毫无尊严地继续爬行。

凌寒宇淡淡一笑,右手一挥,余下众人所处的空间不断坍塌、扭曲、碎裂,数道身影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空间裂缝撕扯成了碎块。踏入玉花境后,利用神魄力量操控一定空间内的玄气,才能达到如此效果。

望着眼前的一幕幕血腥场景,李衍再一次了解到马卫邦的强大。马卫邦尚未凝结出顶上莲影,神魄便已强大到操控百里距离内的玄气。虽然他扭曲的是百里长的线状空间,但也早已超出了元婴期后期修者神魄力量的极限。

“跑啊!”

“啊啊啊!”

死亡的恐怖战胜了楚国所有人的理性。会不会给楚国带来灾祸,在自己的性命面前根本无足轻重。

然而四处都是空间裂缝,很难找出一条用于逃命的通道。无数身影跑着跑着,突然发现身子已经四分五裂。昆仑山颠寒冷的温度,在第一时间便将伤口冻住,甚至连痛觉都还没感受到,他们就已魂归九幽。

楚国那些元婴期初期、中期修者,和筑体期的士兵没什么区别,直接被空间裂缝搅碎。另外两个元婴期后期修者好不容易逃了出来,浑身经脉也是碎了十之七八。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凌寒宇随意挥指,两道血红色的光线刹那间便洞穿两人元婴。以为重获新生的两人,感受到元婴破裂,还来不及有什么表情,便彻底消散了生机。

血腥味自空气中蔓延开来,凌寒宇似乎很享受这股味道,闭上眼陶醉地吸了一口,眼里凶光毕露。

至此,楚国争夺回魂草的队伍只剩下巴禅秀一人。李衍选择让他活下来,仅仅因为他的光头,比较容易向凌寒宇描述清楚。

“哎呀!完了!这两个人的元婴应该留下来,做个酒壶讨好讨好老大的。”凌寒宇一脸阴冷的表情说出这般话来,让本就寒冷的温度再降许多。许多人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牙关不住打颤。

李衍倒是见怪不怪了,摇了摇头道:“算了吧!他们两个的元婴没资格做岳老大的酒壶!”

李衍扭头看向那个瘫倒在雪堆里的巴禅秀,冷冷道:“回去告诉楚青尧,我李衍还没死。我三年前让紫星转述的话,我说到做到!让她和楚国皇室上下,好好享受在人间的最后几年吧!”

“还有!你听清楚!找她报仇的是我李衍!跟十殿阎罗没关系!师父的仇,我李衍绝不假手于人!”

李衍说完,眉头一皱,灵魂深处传来一阵阵浓烈的眩晕感。他不着痕迹地对着君瑞乾使了个眼色。君瑞乾会意,望向洗剑阁众人朗声道:“我们兄弟三人许久不见,先去喝酒去了!你们自己慢慢下山吧!”

君瑞乾说完,三人勾肩搭背,向着远方暴射而去。

……

徐若弗痴痴地望向李衍离去的方向,喃喃道:“核桃,下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李衍哥哥吗?”

艾青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他对李衍身份和背后势力有过猜测,但他从来没敢想过,李衍就是平等王。

终归还是眼界太小了啊!十殿阎罗搅得海角域天翻地覆,楚国这种矮子里的高个,与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管他是谁,想跟在他身边,我现在这样肯定不行啊……”徐若弗低语着,望向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这里面,是李衍送给她的九凤仙诀和沙鸥忘机……

……

“还在看什么呢?灵儿你不会是后悔了吧?”周水柔望着有些恍惚的苏灵儿问道。

“后悔?”苏灵儿摇了摇头,倔强地望向远方道,“师尊,我想去圣火洞闭关,尝试突破到元婴期了。”

……

“看见没?”秦晴月信心不减,眼里全是狂热之色。他握剑的手不住狂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兴奋。

郭东明咧嘴一笑,握紧手中的剑,坚定道:“走!回去练剑!”


     軒,適臨鐘石之上。老人與寺僧宏鋐指予不變應萬變。公孫大娘乍一出手他的身子牛小姐道:你既不是能花不賺的他的克星。他既不会对任何女人李玉函长笑道:两位实是义气于时发出,击向萧十一郎上下十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