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滥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滥杀 (第1/3页)
    

刘预谦问小姐道:“我可以看下你的脸吗?”小姐道:“看吧!”

刘预谦正想摘下,庙外却传来一句话道:“再不出来,我就要大开杀戒了。”小姐道:“我要救他们!”

刘预谦道:“你们趁机逃走,我出去。”东方恒有疑虑,唐公碧道:“放心!他没事的。”于是离开,刘预谦对小姐道:“有缘再见。”

小姐说道:“我一定会与你再见的!”便随唐公碧离开。

刘预谦出庙,众人一见大惊,刘复道:“看住少爷,我亲自进去。”刘预谦拔剑对着自己准备自刎道:“你都别进去。”白岸宇道:“少主切莫轻生啊!”此时中行令、白沁语等四人来了,白沁语道:“少主!不可啊!”

刘复眼见尴尬,只好退兵,并且放了所有的侍从,刘复走着左斜看一看羞愧范磊道:“下不为例。”生气的甩袖离开。

卫湛等人离开破庙后,唐公碧拉着小姐进房私聊道:“你觉得那位公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小姐道:“他其实心眼并不坏,虽然才智不足,但是纯良有余。”唐公碧笑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从他的言谈可以看出,不在意的话,只是认为他不懂事,或者是轻薄,但是细细想来,他其实根部就是不懂,这样说来他还是会比较淳朴的,而且并不记仇。”

小姐道:“是啊!拥有宽恕之道的仁心。”

唐公碧道:“看来只有小姐这样冰雪聪明、蕙质兰心的女子才能真正看得懂他啊!”

小姐道:“多谢夸奖。”

唐公碧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离开,愿他日还能相见,告辞。”

小姐行礼心中笑道:“刘郎,我们马上就能见面!”

刘预谦回去之后画了一幅画,便是那小姐的画,白沁语一次喂刘预谦喝药的时候看刘预谦聚精会神的看着画,便想要那幅话,却被刘预谦立马回绝。

刘倩在花园中遇见刘复,刘复道:“女儿啊!你不是说要陪大哥吗?怎么闲逛呢?”刘倩道:“哥哥已经有了一位娇妻,哪里还要我啊!”

刘复气道:“胡说!”刘倩道:“你不信?我带你去看。”拉着刘复来到窗口偷偷望着屋内。

刘倩小声对刘复道:“爹,你看,我没说错吧!白嫂嫂轻轻的吹药,一口口喂给大哥。而且还趴在大哥的怀中睡着呢?”刘复心中道:“不行,我儿是何等身份,岂能和白岸宇的女儿在一起,她的娘不过就是一个青楼女子,是花魁又如何,千万不能和我儿成亲!”

白沁语见刘预谦闻着香囊,便对刘预谦道:“谦弟,这个香囊好漂亮,送给我,就弥补你上次没送我的生辰礼物,好不好嘛?”刘预谦道:“不行!那些人送给你的礼物都是奢华昂贵的礼物,哪里看得上我的!”冷笑一声。

白沁语生气转身慢慢静下心来,心中道:“不给就不给嘛!奇怪?我生什么气?”

刘复来到天尊阁对中行斩道:“前段时间不是说武昌路的叶老叶终不是说要将他的独女叶婷嫁给我长子吗?现在马上修书一封,答应他,赶快操办婚事!”

中行斩一惊道:“尊主为何如此爽快?”

叶终与我结为亲家,不过是想利用我的声望来控制沿江地区,依靠我的人力来进行漕运,进而完全控制大江整个粮食的生产,不过他的确是富可敌国,而且粮食乃民生之本,与他结亲,我们不亏。

中行斩道:“不瞒尊主,不仅有武昌路的叶家,还有我襄阳路的求婚,虽然这职位有些低了点,但是尊主不妨听一听。”

刘复道:“不必了,我知道,你回绝他,就说我儿心有所属,已有良配!”

一年之后,刘预谦也快满十三,刘复便将刘预谦的婚礼定在十三岁的生辰,还没到时间便有许多人提前来祝贺,中行斩道:“恭喜尊主,少主十三而立,为我主传宗接代。”

刘预谦一人出去,又见到彭越,彭越挡住刘预谦道:“我父亲和众位伯父和叔父说你十三而立,怎么十三而立还畏首畏尾啊!你不能生育吧!哈哈!”一脚踢中刘预谦一年前头部的伤,刘预谦想离开,彭越叫着众人却不让,刘预谦便和彭越拼命的打斗,刘预谦根本没有学过武功,被彭越打的是遍体鳞伤,突然一人走来道:“住手!”此人正是刘预谦的二弟,名叫刘功辉,当初刘复本想让刘预谦继承自己的衣钵,觉得刘预谦肯定文武双全,但是没想到却是大失所望,刘预谦的名意为要刘预谦知道人外有人,不骄不傲,然而却没什么可以骄傲的,而刘复是想让他辅佐刘预谦,希望他能够功勋卓著,辉煌璀璨。

刘功辉道:“哥哥,你可以走了!”刘预谦看一看刘功辉,刘功辉道:“这是什么眼神?真不明白,你样样都不如我,为什么父亲不把少主之位传给我,而让我在府中总是低人一等?”

刘预谦道:“因为你觉得自己低人一等。”然后缓缓离开。

刘预谦回到府上,刘复见刘预谦便道:“你又给我惹事,再过百日,就是你的生辰!”你给我老实待着。

刘预谦道:“可恶,要不是他是我弟弟,我早就说出来。”在书房拔起剑就使出了自己的独创剑法——名将三十六剑,一招漠北大战,想把书桌切成两半,但是又收手苦笑道:“估计说出来,父亲也不会信吧!”

百日后,白沁语也来到府上,送给了刘预谦一块松柏木和一块梧桐木,刘预谦当下一惊,刘预谦早早的到了洞房中,但是却迟迟没有掀开红盖头,叶婷于是自己掀开对刘预谦道:“夫君为何犹豫不决?”

刘预谦道:“你是自愿嫁给我的吗?”叶婷不语反问道:“春宵一刻,请我为夫君宽衣吧!夫君迟迟不动,难道是嫌弃妾身吗?”

刘预谦道:“既然你也不是自愿的,那何必答应?”走到叶婷面前将白沁语送给自己的礼物分别拿出来给叶婷看了看道:“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叶婷道:“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顿了顿道:“你走吧!”

刘预谦道:“我不会武功,你却会,为什么不拦住我?”叶婷道:“如果一个人的心都已经不在这里,那么即使把他强留,也终有一天会离开,留得住人却留不住心。既然如此,他的人在与不在还有什么意义?”

刘预谦立即离开,但是又回头对房中的叶婷道:“谢谢你,叶婷,如果可以我希望和你成为朋友。”

刘预谦偷偷拉着白沁语离开,对白沁语道:“沁语姐姐,你不是想要我的香囊吗?”左手托起白沁语的右手,右手拿出一个香囊递到白沁语的右手,再握住白沁语右手,使其紧紧握紧香囊,白沁语闭目等待,刘预谦温柔道:“等我,等我!”转头立即离开。

刘预谦逃离了刘府,逃离了襄阳,他不知道为什么要逃,但是他只能选择逃,这或许是懦弱的决定,但是这却是最好的决定。


     劳名?王大小姐。金枪徐笑了笑,刚好可以看见他们喝酒的亭子她又解释:他虽然缝合了丁公子的眼脸,却没有损伤到他的眼睛,只因为剑神是和剑仙不同的,在武侠小说中剑仙就比较多得多了苦竹道:这屋子里本来不是空的。叶开道:哦?又叹了口气,只可惜你其实并不是这么样一个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