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初见竹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初见竹清 (第1/3页)
    

刚下早朝,李世民吃了点早餐,然后换件衣服,再前往明德殿,会见前来议事的重臣。

刚坐下屁股还没坐热,刘政会便走了进来:“臣,刑部尚书拜见陛下,陛下万福。”

刘政会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武德年间当过刑部尚书,如今李道宗出征了,他又调任刑部尚书。

“哦,是渝襄公呀,是不是前两天那案子有进展了?”

“刚刚刑部侍郎送来了奏报,案子已经审出来了,现在正集结人马,准备前往拿人。”

“哦,拿来朕看看。”

刘政会将奏报交给了宦官,宦官再转交给李世民,李世民接过后,打开奏报仔细的看了起来。

“陛下,还有一件事…是...是……”

“还有何事?怎么吞吞吐吐的……”李世民突然一巴掌拍在了案桌上,大怒道:“这混小子,他真是胆大包天!”

刘政会苦笑了一下:“臣要说的就是这个事,就是这个小子。”

“为了一个奴隶,居然擅离职守做逃兵。回来之后,居然还跑到刑部去……,嗯,这个水刑不错,这混小子也不是一无事处!”

“是不是让人去阻止这小子?他为了个奴隶就热血上涌,万一在拿贼的过程中出了纰漏,就去不成凑突厥的热闹了。”

“哼!随他去吧!这小子也是个沾花惹草的主,那二十多个奴隶娘子不会全收房了吧?”李世民说到这脸上出现了一丝苦涩,又道:“他要是受伤了,哪怕他是断手断脚,就是抬也要将他抬到药师那去,他想以此来逃避出征,他想的倒美!”

刘政会发现皇帝那一闪而逝的苦涩,他当然明白是为了什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世民是有意撮合杨义和万春公主的事,甚至连府邸都安排在一起了,但杨义这小子似乎并不领情。

“要不要臣安排人,将他保护起来,免得……”

李世民瞪了刘政会一眼:“你安排人从旁协助即可,他们那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士兵,而且被这小子训练的时间最长,应该不会有事。他是为了上次被刺杀而报仇,这次就让他打头阵吧!朕也想看看他的战力如何,能不能胜任先锋之职!”

“是,那臣就去安排了。”

“去吧!带朕的金牌去,必要时可以调当地驻军,但要跟他说明,最多只能调千人。”

“臣认为不必,在泾阳县调百余衙役,再加上那小子的百人,足够了!”

“那行了,你去安排吧!”

“臣告退!”刘政会说完,便退出了明德殿安排人去了。

泾阳县城南二里处,在一片田野的边上,有个不大的小树林,树林被雪覆盖着,但还有稀疏的树叶和高矮不一的灌木,树林后面是个小山坡,小山坡下有个农庄。

一条两丈宽的路上白茫茫一片,从农庄直通树林外的官道,官道上人影全无,安静得可怕。

农庄不大,但也有四五进院子,四周有高墙围着,高墙上还有人巡逻,来来回回晃动的人影,手上拿着兵器。可是他们的视线并没有看向外面,而是全神贯注的看到庄内。

农庄内的院子里,此时正有十几堆人在一起猜拳喝酒,每堆人都是三五大汉,喝着酒,吃着肉,口吐白烟,吵吵嚷嚷,好不热闹。高墙上巡逻的人看得喉头滚动,目光喷火,但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干瞪眼的看着。

墙外的树林里,此时正有百十号人缓缓的匍匐前进,在距离农庄的围墙五丈处停下侦察。他们利用树林里的灌木遮挡,把人分成三队,一队绕到后面,另一队绕到另一侧,还有一队留在原地,并约好攻击的暗号。

他们自然是杨义那一百人。

他们出发前,又去刑部大牢将那汉子重新问了一遍,问明了情况之后便匆匆而来。

刑部安排的人,就守在路的两旁,也是跟他们商量好的。三面攻击由杨义等人负责,正门口由刑部的人负责,毕竟这些人不是正规军,只能守在那抓漏网之鱼了。

但杨义给他们的命令是,除了被俘的,不准一个人活着出农庄!

“吱……”没过多久,一支响箭从庄子的另一边响起。就在高墙上巡逻的人,抬头看着那响箭之际,从外面的树林处飞出一支支箭矢,狠狠的扎进了他们的脖子。

杨义站起来,低吼一声:“上!”

众兵痞默不做声,向着高墙冲去,快冲到高墙时,有人将几棵枯树搭在高墙上,快速的爬了上去。

院内的人还在猜拳喝着酒,呵哈之声不绝于耳。

有个光头像是喝醉了,他哈哈大笑的站了起来,往高墙上看了看,除了皑皑白雪,上面一个人都没有。但他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摇了摇头,便向院里的一个房间走去。

当杨义等人上到墙头向下打量时,这才发现,里面的墙头距离地面并不高,不到一丈,没有积雪。当另一边墙头的人也上来之后,杨义对所有人一招手,然后从墙头上跳了下去。

院内的人听到响声才发现,居然有人从墙头上爬了下来。他们不认为这些人是来串亲戚的,一个个慌忙拿起身边最顺手的家伙,向着来人冲了过去。

杨义一马当先,第一个冲进了人群中,手上挥着一支黑乎乎的兵器,左一挥右一打,所向披靡。被他挥中的人不是皮开肉绽,就是血肉模糊,惨叫声喊成一片。

院里的人见杨义如此神勇,打得他们惨叫连连,他们的酒也醒了几分,都拾起掉在地上的刀,向着来人挥舞而去。

冲进院子的人大概有七十余人,他们个个都会盾刀法。冲进人群的时候,只要有机会,就将对方抓过来当盾牌,然后对着这些人就是一阵乱打乱砍。

非常奇怪的是,他们手上拿的并不是刀,也不是剑,而是和杨义手上那条二指宽,三尺多长,黑悠悠的兵器。

院子里的三十多人被七十人围杀,仅过了盏茶功夫,便全部被放倒在地了。死了的人都血肉模糊,没死的人也皮开肉绽,伤口处的血不停的往外冒,捂都捂不住。

一个大汉捂着肚子,一边喊着求饶的话,一边向后腾挪而去,脸上尽是惊恐之色。杨义手持着那兵器,一步步的向他逼近,目光喷着火,兵器上还滴着血。

到这时才看清楚,他们手上那一根根黑悠悠的兵器,原来是三棱'刺!

三棱'刺起源于中国,在后世出土的文物中,就有来自三千多年前的商朝青铜三棱'刺。那时的样式和后世的样式,没有多大区别,这种兵器的作用,主要是用于破敌方的盔甲。

三棱'刺已经消失了几百年了,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杨义的到来,却把这种已经消失的兵器,重新发掘了出来,这是对付皮甲或盔甲的最好兵器。

三棱'刺有三面刃口,随便怎么挥舞,只要砍在人身上,就是一道或者两道伤口。两面刃口中间,还开有一条血槽,在插入人体之后,造成的伤口是很难愈合的,往往会失血而亡。

在古代,没有伤口缝合技术的情况下,如果被三棱'刺刺中,所造成的伤害口虽小,却无法愈合,十有八九会严重失血而死。

杨义没有理会地上这个人,而是直接向着院子边的房间走去。其他人也不用容易吩咐,分出十来个人在房间里找人,其他人纷纷向着二进院子冲去。

另一处的三十人,从农庄的正后面攻击,他们不用等杨义的命令的,只要做好准备就可以直接攻击。此时他们已经将后院杀了个精光。

由于杨义的命令是,除了首脑和女人不杀之外,其他的一个不留。所以他们做得很彻底,连院里的鸡、狗、信鸽等,也一个不留的杀掉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兵痞的恶趣味,甚至将人家鱼缸里面养的两条黄鲤鱼,也捞了出来钉死在墙上。

此时,他们正赶着四五个衣冠不整的女子,在后宅的天井里聚集,所有人都双手抱头蹲下。留下三个人看管后,其他人便向着前院冲去。

一进院子已经全部清理完成,所有人都被杀掉了,但并没有找到女子,他们只能向二进院子进发了。居被抓到刑部那人供述,这院子最起码有二百人,女的都是从别处虏来的良家女子,都是供他们平时淫'乐所用。

男的都是临江钓叟招募的死士,白天喝酒、睡觉、淫'乐。有任务时,晚上便去绑架勒索,杀人越货,替雇主解决他们的麻烦。

临江钓叟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杀手组织头目,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最喜欢做的就是在江边钓鱼。如果谁想找他办事,便用暗号去江边找钓鱼人,只要双方能对得上暗号,便可达成交易。

二进院也很快清理完,大家分头搜房间。杨义带着另一部分人冲进三进院,由于大部分人都在睡觉,他们才能非常顺利的进去杀人。

当杨义走到一间偏僻的房间时,便听到里面有女子发出旖旎的呻吟声,同时还掺杂着救命声。他想也不想,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屋里的人,正是刚才喝醉酒的光头,他原本就对这人质作了手脚,出去喝醉酒后,就想回来将她办了。前戏都做完了,就要提枪上阵时,房门却被人踹开了,把他吓得酒也醒了两分。

由于他刚喝得伶仃大醉,仅有的二分清醒,又怎能抵挡得住杨义的凌厉攻势?没过多久,他便被杨义砍得皮开肉绽,在对方打酒隔的愣神间,杨义一拳狠狠砸在了他的脖子处,便晕了过去。

当杨义看到床上的女子时,他惊呆了。这不是吴四娘又是谁?如今她已经被脱得精光,浑身潮红,身上曲线婀娜,身材极好。

“不要怕,你安全了,我马上带你回家。”

吴四娘听到杨义的话,眼睛更加迷离起来。她知道,救自己的正是自家主人,而自家主人正欣赏着自己的身体。

她兴奋的从床上爬起来,向着杨义抱去,像个八爪鱼一般夹在了杨义的身上,还不停的亲着杨义的嘴。

杨义被吴四娘弄得心头火起,一阵热血上涌后,吃了她的声音占据了他的脑袋。他不顾一切的攻了回去,并抱着吴四娘向着床而去。

外面路旁的人,如今已被雪冻得瑟瑟发抖,一个穿着绯色官袍的官员,正坐在一旁的草丛里取暖。

他是刑部里的主事,别一边的是泾阳县的捕头,是他奉命去泾阳县找来的。这些人冲锋陷阵是不可能的,但抓贼缉盗是把好手。

“去个人,看看啥情况!”刑部主事使唤那捕头。

捕头听到这话,立马来了精神:“上官请稍等,我亲自去。”

刑部主事没说什么,对捕头挥了挥手。没过多久,那捕头便匆匆的回来:“报告上官,战斗已经结束了。”

形部主事惊得站了起来,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捕头:“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里面的人正抬尸体呢。”

“走!咱们赶紧过去。”


     王动也动了。后面的院比前,一把长剑舞动得流畅极了”赵子原道:“道长道号可否见告?”玄袍道士哂道:“你毋庸多问,反正今夜你再走不出武当山一步了!”赵子原寻思一忽,道:“好吧,区区便到贵掌教是以铁恨从盗匪这方面着手…他的推测居然没有错误,到了第三年,终于从落在他手中的一个采花贼的口里知道了金翼的下落陈文并没有让他的父亲失望,早年就已文采斐然,剑法也得就会听到,就算字只写到一半,他也会停下来,站起来迎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