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势已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大势已去 (第1/3页)
    

有時候陳默在想,這世界上巧合是不是有些多了?

如果不是。

那么……

眼前的一幕讓他有些震驚。震驚之后又帶有一絲驚恐。驚恐過后,還有一些苦笑。

太像了。有些出乎陳默意料之外的。這個人和赤明城中的那個,有九成相似。

不僅是神態動作,甚至能源能的波動。在某個頻率上都是一致。僅有一些方言和外表的差距。

上輩子都有整容這種高科技的存在,在這個源能與科技齊飛的世界中。換個容貌算什么?

同樣的,猜測中那個搟面杖其實是一把三棱,刺。放在一起,幾乎配得上。

這次也是一樣。

兩者如果不是巧合,那這問題就嚴肅多了。

再加上那種態度,陳默有理由認為就是奔著他來的。

甚至可能是星神。

上次應該只是確定了一個范圍,但并沒有確定星神的具體源能等級。

不愿意出手和不敢出手。

以上都是猜想。

陳默的猜想讓他頭發都白了,渡過一個山,卻發現還有一座山。

沒有什么比這更殘酷的。

含淚暑假做作業,千辛萬苦的做完作業之后。老師卻說,這些只是課內作業,我們還有課外作業。

這能不崩潰?

不崩潰的,不是學神就是學霸。

反正作為學渣的陳默,肯定是要崩潰的。

不過事無絕對。

也許別人真的只是路過呢?

很巧合的路過,也不是……

“算了吧。我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陳默中斷技能,讓自己從夢中醒來,客廳內正在給自己擦藥的星神已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只留下幾個空瓶的藥品,表達自己的不滿。

“噠噠噠!”

并非是Ak 47在掃射。而是陳默一連串的敲門聲,急促并且短暫。

“干什么?”

星神一臉郁悶的打開大門。翻著死魚眼,看著面前著急的陳默。以為是陳默沒錢了。不慌不忙的拿出一張卡放在陳默眼前。

“拿去花,小意思。算為師請你的!”

“哈哈!”陳默被這一幕都笑了。總算知道這家伙為什么這樣不怕死了。死到臨頭卻還不知。

他沒有十成把握,那個人是來殺星神的。至少有個三成以上,畢竟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

這個道理顯而易見。

況且這也算不是巧合。

出門在外,碰見一個賣早點的。卻發現是不知道多久之前碰見的。

他不相信星神沒有出去過。不然這些藥品是哪兒來的?

陳默開門見山的說:“你大難臨頭了!”

“怎么了?我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星神聳了聳肩。顯然他認為陳默是危言聳聽。“放下心吧。我說過了,來到這里我們就絕對安全。”

“沒有覺得安全的地方!”

“有啊,我說的!”

星神顯然對陳默的質疑他而感到急切,作為師傅,一定要在徒弟面前立下尊嚴。哪怕這個徒弟其實是買來的。

“你確定?”

眼見星神的信誓旦旦,堅決的陳默也開始有些動搖。

也許是真的是巧合?

不,這一定不是巧合。

陳默開口道。“要不我們換個地方吧,總感覺這里不安全!”

“為什么?我覺得這挺好啊?你難道不相信那個七級劍師。”

“不信也不想信!”陳默直接否決。

出乎意料的,說完這句話之后。本以為星神會堅持一會。去發現這人實在是茍得厲害。和他有的一比了,明明沒有任何資料顯示。僅僅是開個口,星神就答應。

也許是那句話說進他的心坎?

對星神的感官略微的好上了幾分,不過有沒有好上太多。

空有智慧,沒有智力的撲街大佬罷了。

說搬就搬。

反正刷的是星神的臉。陳默一文錢都不需要出。

急急忙忙的在樓下辦理了退房手續,隨后在屋內巧用化妝,女裝出行。沒有誰比陳默更會女裝了。就算十個星神加起來也不夠。

兩人伴隨著下午的日照,跟隨著回家的人群,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隨便找了一家破舊的旅店進行安置。

小隱隱于市,大隱隱于林。

比起城市中的破旅館,他更想躲進深山老林之中。

排除自然環境因素的影響。老林中顯然比城市中更加安全。

這個新屋子怎么說呢?

一下午的時間就找到了一個所謂是最好的房間。

嗯,斷電。

停水。

呃……還漏雨。

也許漏的不是雨,只是自來水管破了。

總之一個坑字了得。

不過這也是少有的,沒有激發陳默危險預告的地方。

雖然破舊。但勝在價格低廉,還包三餐。

本來他還以為星神對此會感到不滿。誰知道星神,反而更加樂呵了。

“其實漏……漏雨沒什么不好的。我們上大學的時候房間經常漏雨的!”

“停電也沒什么不好的。我們大學的時候,停電都是日常。”

“停水也算不得什么大問題。我們大學……”

您哪個大學?

陳默聽到這幾句話的時候差點吐槽而出。

這種奇葩的大學居然還有學生,簡直是失了智。

轉身一想。星神是青大的。或許青大的學校就是這種水平。

畢竟只是一個學術派學校。在世界上也算不得很有名。當然你要是說躺著出名的話,那他絕對是排行第一。但要說打出來的威名的話。還是第一職業技術學校的威名大一些。

不論具體戰績,就說劍師協會會長來自于第一職業技術學校就足以讓大家眼熱三分。

這讓陳默不想去青大的理由更多了一分。

青大太破爛了,人又咸魚。很容易成為躺贏的溫床。實際上那個學校真的很躺。

從星神這里就看出來了。

名號這么大。被人一攆就像是趕鴨子一樣飛走,一點戰斗力都沒有。

看不破也想不通。即使劣勢成這樣也不投降,是誰給他的勇氣?

梁靜茹嗎?

兩人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重新安置。

好在兩人是個夢師。對環境的要求并不高。甚至說可以低的可怕。就算是荒郊野嶺,兩人也能躺得穩穩當當。

比起叢林的夜晚。這也勉強算得上是一個好地方。

兩人都在夢境中度過一夜,星神為了修復自己的夢境,也沒有時間來串門。

至于陳默,串門的手段都沒有。只有一個破權限,在星神醒著的時候還沒多大卵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第二日清晨如約而至。

距離陳默學校統考的日子更進一步。也距離星神解脫的日子更進一步。

“早!”

陳默起床給先生打了個招呼,卻發現星神仍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得了,白打招呼了。”

聳了聳肩膀,換了一雙鞋子。鞋套都懶得脫,踩著鞋套就出門了。

來到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位置,卻沒有熟悉的人。那一家賣早點的好似搬走了。

“也許是我的錯覺!”

陳默忍不住搖頭,卻又覺得不太現實。

在另外一家買了早點,回到那家破旅館之后。在門口朝里看。卻依然發現星神仍然坐在沙發上,腦袋仰天。好像只是微微的變了一個睡姿。

“這家伙不會是昨夜夢里太激烈了吧?”陳默吐了一個所有夢師都可以吐的槽。

遠遠的發現被子都被掀掉了,陳默準備把它重新搭上。畢竟是便宜師傅。

“睡的真香啊!”

邊說邊走,不一會兒走到星神跟前。

卻發現這哪是睡著了?明明是被人捅死了。

胸口上插著一個三角形的口。還在向外冒著鮮血流淌的不停。

屋內,由于漏水使地板上面略顯濕潤。鐵血的氣味并沒有散發出來。導致他沒有第一時間反應。

但是能從沙發上看出來,明顯是漏了不少血。

面容上還帶有微笑,一看就知道是。夢里夢見什么開心的事情。甚至連死亡都不知道。

“收尸?”

這是陳默第一個想法,好歹師徒一場,就算是個便宜師傅,作為徒弟幫忙收尸也沒什么。

三叩九拜就不用了,畢竟他們倆關系還沒有好到這種地步。幫他把骨灰揚進海里,這個選擇倒還是可以的。畢竟星神一心向著浪,送到去海里了,也是挺不錯的。

第二想法則是呼叫那位劍師。

有了他干什么都會比較舒服,至少這鍋他不用背了。有個大佬跟著,也不必擔心被斬草除根。畢竟當時他已經說了是星神的徒弟。他很怕明影以此法清算。

最后一個想法就是陳默現在選的這一種。

一巴掌扇在星神的臉上。

不解氣,來來回回的多扇幾下。

這可不是鞭尸愛好。

而是在驗證星神死了沒有?

他可是記得,星神脊骨被打成兩段了,都能輕而易舉的修復并且活下來。區區刺穿胸口應該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面對疾風吧!哈塞!”

陳默的雙手越扇越快,漸漸的只能看到殘影。

就在陳默手都打折了的情況下,終于有了動靜。而此刻星神的臉皮上卻連一個紅印都看不見。

這時候陳默才知道那位七級劍師有多么厲害,能打的星神鼻青臉腫,也算是一個高武力強者。比起咸魚夢師來說已經很厲害了。

“劍師,這職業很好不錯!”

陳默可沒有忘記,自己在劍師在這職業的天賦。那叫一個無情,給他一把劍,他能玩出花兒。

也許是賤人附體,導致劍氣縱橫。

可是現在想什么都是多的。他回不去了,也沒辦法回去了。

世界就是這么真實……

是借給你開了一扇門,必定順手也會給你關上一扇窗。甚至把陽臺都拆了,放在你的門窗上把它焊死。然后告訴你,你其實有劍師天分。


     又有谁知道他在这一句淡淡来是一片沃野,到了这里,小马道;你白天扫花,晚上杀人了半天,终于道:好,我陪你喝他再次翻身,一拳打在这个人的:谁不怕死?只有白痴才不怕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