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了解情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了解情况 (第1/3页)
    

這些天來,源智子的感覺很不好,非常不好。

自從離開地面,在最初的震撼過后,她就一直覺得不舒服,像是病了一樣。

這種奇怪的感覺一直持續了十幾天,直到她的腳再次踏上“平地”為止。

雖然那個所謂平地,也不過是一塊在太空中漂浮的臺子而已。

對了,“太空”這個概念,也是韓兼非告訴她的。

更加讓人不爽的是,當她跟在韓兼非后面,踉蹌著踏上這塊平臺時,一個看上去就來者不善的女人,正直勾勾地盯著她。

眩暈的癥狀還沒過去,她下意識地干嘔了一下,發現那個女人微微瞇起了眼睛。

那絕對不是什么善意的目光,雖然并不知道那目光意味著什么,但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面前這金色頭發的女人,絕對不是什么善類。

于是她也狠狠地瞪過去,那女人卻避開了她的目光。

然后她就聽到韓兼非說:“如果我說,是誤會,你信嗎?”

跟在金發女人身后的幾個人,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

“喲,換人了。”梅薇絲沒有接話,而是把目光轉向韓兼非,看得他一陣心虛。“黑曼巴小姐呢?沒一起來嗎?”

自從莫西監獄平臺的事之后,梅薇絲像是有什么意識突然被喚醒,原本如同綿羊一樣溫柔的她,似乎在這不到一年時間,變得有些讓人難以捉摸。

“她應該還在奧古斯都堡。”鬼使神差地,韓兼非來著這么一句。

這次,就連一直笑著站在旁邊的格蘭特先生,都有些不忍去聽了。

韓兼非這才注意到格蘭特先生,以及他身邊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如果沒猜錯的話,女人應該是他妻子,而那個漂亮得像洋娃娃一樣的女孩,應該是他的女兒。

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韓兼非連忙走上去握住厄普頓·格蘭特的手:“幸會幸會,久仰久仰。”

格蘭特哪里會給他當擋箭牌,兩人的手一觸即分,他笑道:“公事可以晚些再說,韓先生還是先跟謝頓小姐多聊會兒吧,這些日子,他可是有很多問題想要問問您呢。”

說完,帶著妻子和女兒不動聲色地向后退了幾步,把空檔讓給梅薇絲。

“先介紹一下吧。”梅薇絲走過來,輕輕幫韓兼非撣了撣肩膀上的灰塵。“從哪里騙來這么水靈的一個小姑娘?”

這些天來,源智子早就跟著韓兼非學會了聯盟通用語,雖然說得不怎么順暢,但溝通是沒什么問題的。

韓兼非回頭看了一眼臉色還很差的赤足女孩,笑著說:“她叫源智子,之前我被折躍到夏芝衛星,如果沒有她,可能真的死在那里了。”

梅薇絲眼圈微微有些發紅,她的手指輕輕撫過韓兼非顯然有些發黑的臉龐:“厄普頓跟我說,他的礦山里突然出現‘那個’何有哉的時候,我還不敢相信。”

“你在干什么?”注意到面前這個女人做出的動作已經明顯超出正常尺度后,源智子心里一沉,用生硬的通用語問道。

梅薇絲一愣,回頭笑瞇瞇看著這個臉色蒼白的赤足女孩:“小妹妹,你叫什么?”

“源智子。”智子看了看面前這個高挑女人豐滿的胸部,用力挺了挺身軀,可仍然要仰視著她。“你呢?你叫什么,你是他什么人?”

因為星球重力的原因,她的個子和大部分海山人一樣矮小,以至于在場所有人看來,她也就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兒而已。

“梅薇絲,”梅薇絲微微一笑,“我應該是他的……”

她飛快地看了韓兼非一眼,發現他正四處打量著這座平臺,心中暗暗嘆了口氣:“應該是他的……合伙人吧,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我聽不懂你的話,”源智子搖了搖頭。

“那你呢,智子?”梅薇絲反問道,“你是他什么人呢?”

“我是他的女人。”感受到極大威脅的源智子挺起胸膛,“爸爸去世前把我交給他,他答應等我生了孩子,再把孩子帶回去。”

平臺上所有人,包括格蘭特先生的女兒在內,同時用眼神表達了同一個意思:“禽獸!”

韓兼非連忙擺手:“別瞎說,我只是答應等你生了孩子帶回去給……不是,我可沒說那孩子一定是我……”

于是,眾人又不約而同地用眼神表達了另外一個意思:“始亂終棄,禽獸不如!”

梅薇絲抓起源智子因為緊張而有些涼的手,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滿頭的小辮子,說:“別聽那個家伙胡說,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源智子很認真地搖了搖頭:“韓兼非是好人。”

韓兼非扶著額頭,一言不發。

看著面前這個成熟美麗的女人,源智子突然有些自卑,但她還是認真解釋道:“他幫了我們很多次,教了我們很多東西,沒有他,我們的部族可能都活不過這個寒季。”

源智子用生硬的通用語前言不搭后語地講了遇到韓兼非之后發生的事情,人們才大致知道,在主炮轟擊事件之后,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站在自己的角度補充了一些細節后,韓兼非看著梅薇絲,“現在,該說說你這邊的事情了吧?”

梅薇絲也不再糾結源智子的事,把韓兼非帶到格蘭特先生面前:“格蘭特先生,我在新羅松找的投資人。”

格蘭特摘下帽子,微微鞠躬。

“這位是他的妻子,艾拉·格蘭特太太,還有他的女兒,海妮絲·格蘭特。”

韓兼非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格蘭特的女兒促狹地沖他眨了眨眼睛。

注意到女兒小動作的格蘭特,連忙把女兒護在身后。

沒等韓兼非開口,梅薇絲接著說:“格蘭特先生是新公司的投資人,這座平臺目前是新公司的資產,我們已經開始與新羅松地方政府接觸,已經開展起之前白山那些傳統業務了。”

“梅薇絲。”韓兼非突然開口打斷她。

“什么?”

“我想說,”韓兼非有些慚愧地搖了搖頭,“你做得不錯,但這件事是我錯了,我還沒來得及安排你在這邊的事,就被強行折躍到夏芝衛星。”

說完,他指著平臺下方的淡綠色行星,接著說道:“我給你準備的,是整個行星。”

如果這句話放在聯盟任意一個頻道的偶像劇中,都會被拿出來當做茶余飯后的笑料在泛聯盟互聯網上被人吐槽,可韓兼非說話的時候,顯得尤其認真,認真到讓人覺得他的腦袋是不是被主炮轟傻了。

因為就算最離譜的偶像劇,也不敢隨隨便便就說,要把一顆宜居行星變成自己的私產,更別說是從一個幾乎從不食言的雇傭兵頭子嘴里說出的。

那是一顆擁有十億人口的行政行星,擁有高度自治權,還有一只強大的地方艦隊。

“沒錯,是整顆行星。”迎著人們不可置信的目光,韓兼非點了點頭,“按部就班地發展成一個新的白山,沒有任何意義,我們的時間不多,必須在最短的時間里,把整個星系掌握在自己手里。”

說完,他看了看靜立在一旁的格蘭特先生:“準確地說,是掌握在‘格蘭特集團’的手里。”

格蘭特先生接過話去:“雖然不知道您如何做到,但我選擇相信您——但我有一個要求,我可以追加投資,但必須保證我的股權比例不被稀釋。”

韓兼非搖了搖頭:“稀釋是一定的,因為這里面,必須有另外一些人的另外一部分。”

說完,他看了看梅薇絲身后的那些人,那些人都是摩西監獄中曾經的天才罪犯。

“還是先去公司吧,”梅薇絲看懂了他的意思,“跟我們詳細說說。”

幾分鐘后,在一間沒有任何電子設備的封閉會議室內,只余下梅薇絲、格蘭特先生、韓兼非和源智子四個人時,韓兼非才開口道:“在我的計劃里,這家……格蘭特集團,并不是一家商業公司。”

這是顯而易見的,梅薇絲和格蘭特都沒有對此感到意外。

“而是一個政權。”他接著說道,聲音不大,卻如同一聲悶雷,在兩人的心頭敲響。

至于源智子,她并不清楚韓兼非在說什么,反正他讓做什么,自己就去做什么就是了。

“一個以企業結構運行的國家。”韓兼非說,“因為我并不擅長政治,但卻了解一家公司該怎么運作,所以,很早以前我就在白山之外,布置了另一套人馬,他們剛好就在我們腳下這顆行星上——這件事,就連翟六都不知道。”

格蘭特先生雖然始終保持優雅的坐姿,卻沒法掩飾眼睛中放射出的熾熱光芒:“運作一家公司,或許也是我最擅長的東西。”

“沒錯。”韓兼非點點頭,“所以,我在五年前就制定好了用最快的速度獲得腳下這顆行星的計劃,我原本打算在梅薇絲來到這里之后發動——不能太早,不過現在看來,還不算太晚。”

他沒有說的是,如果不是陳明遠非要置自己于死地,他可能也不會這么早動用這張底牌。

在這之前,這件事只有他知道,老總統知道一些,但不知道細節,陳明遠可能猜到過,但不知道他會在哪里發動。

這里是新羅松,他的故鄉,雖然自從服役后,他很少回來,但這里始終是他根基最穩固的地方。

“不過,在這之前,我得回趟‘家’,就在下面這顆行星上。”韓兼非說,“我答應過老總統,要送他一盒咖啡呢。”


     牛肉湯忍不住問道:是什么人想而知,司马之混迹其中,冷”风四娘道:“这究竟是怎么回重器,人才為要》的評論,不由他一向對自己的輕功很有自信,實是教葉開拆穿陰謀,兩人撕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