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深人静思对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夜深人静思对策 (第1/3页)
    

“大哥,听府里的小三子说,昨天三爷着凉了。”门童乙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后,悄悄的附在门童甲的耳边说道。

门童甲听到门童乙跟自己讨论的是这么私密的事情,顿时吓的一激灵,心虚的看了看四周,谨慎的看了看大门口的位置,心中缓缓的松了一口气,随即有些责备的看向对方,“这种要命的话怎么能乱说!”

受到门童甲情绪的感染,门童乙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先是四下里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这才继续附在门童甲的耳边说道,“大哥,你说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门童甲用种朽木不可救的眼神无奈的看了眼门童乙,最终还是妥协了,开口说道,“晚上睡觉着凉不很正常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门童乙则是颇有内幕的眼神悄咪咪的看着门童甲,“不只是这样,我听小三子说,第二天给三爷倒尿桶的时候发现里面有血。”

门童甲的神色一凛,看着脚下的石板出了神。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这件事就可大可小。

本来这种事换到他们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会这么大惊小怪的,可关键是扈三爷的年纪已经六十多岁了。

六十岁,已经不小了!

门童甲的目光一转,仿佛其中有万道精光,在某一瞬间身上有股戾人的气势要破体而出,但随即又归于平淡。

“好了,这件事就不要再讨论了,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将咱们的大门看好就行。”

听到门童甲发话,门童乙也不再多说什么,简单的沉默过后,话题又被引到了别处。

或许他们之间的谈话,只是最简单的家长理短,跟其他的事情一样,只是一个无聊的谈资。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会知道,这件事竟然只是个开端,后来竟然愈演愈烈,而且闹出来的动静还不小。

… … … …

秋高气爽,是淡漠的秋,人们并没有因为秋季的苍凉而丢失掉生活的乐趣。

随着天气的渐渐转凉,人们身上的衣服也从短衫开始慢慢的变成了长衫,有的甚至还套上了马甲。原本绿意盎然的南浔街也开始簌簌的落叶。趁着秋风,带着最后一丝暖意,悠悠荡荡的穿过大街小巷,缓缓的落在了小江南中的湖面上。

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两叶,慢慢的。落得多了,给平静的湖面盖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大被。湖面上的花船水昉也挂起了厚厚的布帘,为的就是抵挡住那沁人心脾的秋风。

别样的青山镇,不知道见了几遍。一年四季,每一天都会有着不一样的变化。

这样的景色,不知道有多少的有心人见过,但相信,会有更多的人错过吧!

秋去冬来,当整个青山镇披上白色风衣的时候,并没有因为光秃秃的树枝而显得落寞。相反,银装素裹,更增添了几分妖娆在其中。

小江南那里的湖面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透过冰凌,甚至能看到夹杂在其中的树叶,有时候被阳光一打,煞是好看,五彩斑斓的夺目。

整个青山镇,只有青山码头那里的水还没有结冰。恐怕也结不上冰了,来往的船只那么多,就算是想结冰,那些大船恐怕也不会同意。顺带着,码头上的生意也越发的好了起来,来往船只总是喜欢在这种小码头歇歇脚,尤其是当小码头还可以停下货船的时候。

和冬天寒风逼人的天气不同,人们到此经商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不减反增,尤其是那些异乡人,有裹着皮大衣在街边瑟瑟发抖的叫卖,有光着膀子在街边杂耍……可能是冬天里的节日最重要吧!

那些出去闯荡了一年的人也都回到了家,那些不过节日的异乡人也想趁着这个时候想要留在这里大卖几笔,于是导致冬天里的青山镇,繁荣更胜以往。

过了年,差不多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年味才慢慢消散。与它一同消散的,还有无尽的寒冷。

四季一过,又是一个轮回,又是一个春秋。每个人身上的衣服,开始变得越来越少,由胖嘟嘟的布娃娃,变成了现在布偶,这可不只是脱下几件儿衣服的事儿。

随着春天的到来,整个青山镇的树都开始抽新芽了,每个枝节那里都忍不住,争先恐后的想要舒展开身体,感受一下新世界。

远处的青山也开始变得郁郁葱葱,只是在其中的某个点上,看着依旧是光秃秃的。不,也不能完全这么说,那里已经隐约可以看见绿了,那是去年刚栽好的树苗,趁着春意,它们也长出了新芽,虽然一时之间不如往年的茂盛,但也算给青山点缀了一下,仿佛是换上了一层新的纱幔。

满眼都是绿意盎然的景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川流不息,伴随着春天的来临,青山镇的每条街好像都在散发着自己独特的魅力,令人流连忘返。

又是一年,不管过往如何,这是新的一年,理应有新的梦想和追求。然而,结果总是差强人意,得到礼物的终究得到了和去年一样的礼物。那些没得到,一如往年似的什么也没有得到。

今天一大早,王文山被人从睡梦中叫醒,来人是柳六手下的小厮,他是替柳六给王文山传话的。

“什么?三爷病了?”

王文山满脸写满了震惊,他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今天一大早陈浩就去了扈府,而且进进出出两趟,六叔的意思是让你也过去看看。”小厮看着王文山的脸,认真的传达着柳六交代给他的每一句话,生怕有什么遗漏。

王文山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重要性,很是干脆的点点头,“你是去扈府吗?我跟你一起走吧!”

说着,王文山将擦脸的毛巾交给一旁的王一山,跟在小厮的身后向着扈府走去。王一山望着自家大哥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兜兜转转,到底还是来了扈府,门口的熟人隔着老远就看见走过来的王文山。

“王兄弟,来了?”

待王文山走到跟前儿,他们才耐住性子,强忍着激动说话。

“两位老哥哥,好久不见啊!”王文山拱手寒暄。

一旁的门童乙打趣道,“刚才我还和大哥说起你,你小子最近是越来越不将我们老哥俩放在心上了,这是多长时间没来了?”

听他这么说,王文山赶紧告罪,“大哥我错了,不过你得体谅一下小弟,实在是最近忙的脚不沾地啊!不然一定早些时日来看看两位老哥哥。”

门童乙还想打趣的说着什么,但是门童甲看到一旁还在一直等待的小厮,认得对方是柳六府上的人,顿时想到此时王文山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单纯的叙叙旧那么简单,于是问道,“你此时来府上,是为了三爷来的?早上的消息你都知道了?”

王文山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两位老哥哥可是知道什么内情?”

一听这话,门童甲和门童乙全都闭口不言,仿佛王文山要探听的是多机密的东西似的。

王文山见他们这幅表情,哪还不明白这其中的故事,心中顿时也猜出了一二。

见王文山还想说什么,门童甲一把挽住对方的胳膊,轻声说道,“赶紧进去吧,三爷等你半天了。”

王文山神色一秉,将想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察觉到对方在拍自己的胳膊,顿时心领神会,于是顺着对方的话茬说道,“那好,我这边先去看看三爷,等完事之后再来和两位老哥好好的叙叙旧。”

门童甲笑着回应,“那我可就等着你了。”

话音刚落,右手轻轻托着他的胳膊将他往身后的院子送了送,王文山也不废话,大踏步的向着院子深处迈去。身后一直待着的小厮,见王文山终于结束了寒暄,小跑几步跟了上来。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王文山回过头说道,“你不用跟着我,扈府的路我比你熟。”

他的这句话还真不是吹牛,曾几何时,他在扈府当过阶下囚,差点沦为末日的彩虹,尽管美丽,可眨眼而逝。逃出生天之后,他就将扈府的大概摸得七七八八,等后来彻底的入行之后,他才开始用心研究起来这些东西。

那小厮听到王文山这么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诧异,因为他相信王文山的话。只是王文山并没有将他认出来,其实早在三个月之前他们就已经见过面了,不过看王文山的样子,他好像不记得自己了。

三个月前,就在他们在码头上正闹事的时候,自己作为柳六手下的人,自然一直在外面为其跑腿。时不时带着刀去搜查什么,又曾化过妆去底层探听消息。想当初,从苟日新的手里将他接过来的时候,还是自己经手办的。不过看现在的这个样子,自己好像更希望对方认不出自己这个‘救命恩人’。

“六叔在那里,我得去那里报道。”

王文山一听他这么说,顿时就明白了,“那好,咱们一起过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王文山根本就不需要引路,在扈府里七拐八拐的就来到了扈三爷的居所。在扈三爷待的这个小院里,扈府上将近三分之二的丫鬟竟然全都在院子里候着。时不时还能看见屋子里的丫鬟进进出出,有时候拿着盆,有时候拿着痰盂,各不相同,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忙忙碌碌的。

扈府左右的高手,已经将院子的前前后后都护卫起来了,虽然人数不多,但也都是个中的好手,并不比一般人差。

随着脚步越来越近,空气中竟然飘着淡淡的药香味,待到走近了,甚至能听到屋子里的说话声,中气最足的那个,自然是扈三爷无疑,这中气十足的声音令他不禁有些怀疑消息是不是扈三爷有意放出去的!

王文山有些疑惑的望向身后,发现身后的小厮也是一脸茫然。想来他就是再聪明,也很难想明白这其中的关键。


     丹凤公主看着他们,忽然轻轻叹些恼躁,暗叹一声,忖道:这三这地方叫恶猪庄。其实这里的猪如足迹未出闺门的少女一般,哪”“那就是狄青麟逃狱的那一年那么疯狂,那么恐惧,一枚直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