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远威帮的决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远威帮的决定! (第1/3页)
    

“嗯~嗯,你把我后面顶到了。”

标准嗲嗲腔,带着男性嗓音的那种,惊醒力巨大。

吾巍猛地睁开眼睛。

那骚气正盛的娘炮,那梦里一样的嘴脸,那一身身红白校服,那魂牵般的日光灯。

卧槽!城关高中?十多年前?

随着这一声充满吸引力的发嗲,吾巍周围一个个满带吃瓜热情的眼神聚光而来,

“艹,排队打饭都能睡着,你真牛逼++大。”

吾巍身后说话的偏分男姓名金涛,用手肘猛的撞了一下吾巍,导致吾巍手里的不锈钢餐盘没有拿住,咣当后汪汪汪的跌在了地上。

吃瓜的目光越来越多,越来越亢奋起来。

转身对向金涛的吾巍,情绪起伏,那还是青涩的面孔和眼光,让吾巍心里一股子莫名正在奇妙。

啪!

额头被金涛一巴掌扇的疼痛,吾巍笑起。

“还看J8啊你,后面还有一摩尔的人等着打饭。”

消瘦尖脸,一对小眼,精神抖擞,五官清秀,正要再给吾巍一下的偏分金涛,却被吾巍一把扭住右脸,牙齿都给扯的露出了十多颗。

“你个J8还活着!”

‘我勒个大艹!这么使劲捏老子,老子……’,一个用力没有把吾巍的手荡开,金涛的一脚正要蹬出去,却又被吾巍一把抱住,这下,周围吃瓜的同学们看的激动了起来。

这剧情可以,先打脸、再拥抱,还是两个男的,不,是三个男的,边上那个是看着像是吃醋的有名娘炮,其中的脑补太够下中午饭了。

“活着好,还活着就好。”

吾巍一时间太高兴,抱的仓促,把金涛手中的餐盘硬生生的挤落,夹在了两人的腰下。

“你们两个搞啥?这是要急着日穿钢板啊?”

吾巍两人之后另外几个眼神不一样的男生,对于吾巍两人的这种表现完全不留口德。

听着劣质到粗鲁的语言组织,吾巍心里舒服,这辈子最好听的沟通与交流就是这个味儿。

难兄难弟的臭嘴巴味儿。

随着粗口连爆,吾巍少年时的死党们把周围的气氛搞的变成了嘻嘻哈哈。

重新打饭,食堂里恢复了叽叽喳喳。

吾巍几个人从暂时的焦点,慢慢开始减少注意。

成为今日食堂一主角的吾巍不在乎周围的流言蜚语,没心没肺的样子打量着城关高中的大食堂和食堂里的人与事。

其实在第二眼看到死党金涛时,吾巍脑子就清楚了90%以上。

他绝对穿越了,回到十七岁的那种。

不过,不管是重生过去,还是其他位面,或者另类宇宙,能看到这个逼还活着,真好!

五分钟后,吾巍几个人坐在学校食堂的角落里吃着午饭。

面前两块钱的套餐,两素自打汤,没有加饭。

餐盘前面是一碟今天的特价肥锅肉,淡淡的热气却带着浓浓的香味。

“早知道今天沧老板加餐,我就加两毛的饭了。”

性格骚起来比闷骚王吾巍还直的金涛,一边说着,一边就把一碟子的肉与汁倒在了米饭上。

“马上去加就是,今天你得多吃点儿,免得没劲儿防吾巍这只突然变异的狼,好屁色狼。”

几个熟悉的鬼崽子在一起,嘴里总是离不开污言秽语。

吾巍很满意,这应该是自己原本的世界。

头上的包还隐隐涨痛,更说明这个世界还很真实。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通风口和玻璃窗,红白间隔大几何图案的校服。

闷到肺里去的空气,越看越挫的坐姿和布鞋。

不过,抬头,望去。

女生们很美很纯,没有胭脂,没有烟火。

就是那位班上因胖而颜值吊尾的娟娟,都很好看。

城关高中食堂,吾巍记忆里最深刻的地方。

华夏蜀省,蓉市四号卫星城灌县北区城关路六号。

“妹的!他敢,他再要那样搞老子,老子切了他。不,老子现在就把他的J2给废了。”

死党们把金涛这只骚棒摁回座位,吾巍却是没心没肺的继续熟悉着环境。

兄弟之间,说要搞你J2,就会下狠手。

但吾巍不在意,就算金涛真的扑倒他,吾巍也会当做还给这个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的死党的。

有些平静,金涛看着眼神一直落在脸蛋和身材美好的女生上的吾巍,感觉这个小子这中午突然怪怪的。

不像是通宵打多的样子,更像是荷尔蒙开始分泌过多。

“哎,看,这个瓜娃子看班花把口水都看出来了。”

“看不得,看多了晚上不好睡觉,废纸。”

“说得对,不要看多了,等会儿伞收不下去不好走路,摩擦多了容易走火。”

“让我检查一下。嗯,不对啊,这个逼看上去稳的,没有打直啊。”

哈哈一阵,死党们的动静让吾巍他们又被关注了一会儿。

听这群逼洗刷,吾巍丝毫不在意。

班花,校花,算什么,就算那些即将被誉为天才的神力者们,在吾巍现在的眼里也不算什么。

老子少年归来,一切由我不由天。

是吧,老天爸爸。

抬头看向食堂大门外的光影穹顶,吾巍对于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的老天爸爸的态度有了质的转变。

那个在混沌之中用千万姿势折磨了他感觉好几年的老天爸爸,会给我一个什么牛逼挂呢?

想想越是美好的吾巍,转头啃饭,对着死党钱志问到:“今天是几号?”

“新历56年,4月1号,星期五,温度17℃,全球天选日,我们学校应该是这届最后一批应选的。”

很好,非学霸还是那只非学霸。

咣当!

一个还有很多肉片和肉块的餐盘故意的砸在吾巍他们的长条餐桌一头。

看起来是十块钱的顶配餐。

“瓜娃子,美女也是你该看的啊!”

食堂不宽的通道上,寸头,耳钉闪闪的一八零男生,表情故作的嚣张的对着吾巍。

兄弟之间,瓜娃子是亲切;外人之间,瓜娃子是干架口令。

趾高气昂的高壮男生,李牧,是高二二班的刺头儿,高中时代吾巍的阴影人物之一。

一把拉住要冒头起来的沧健,吾巍给其他几个兄弟坚定眼神的摇头示意,不可。

李牧得意的就像是获取一次人生大胜,带着同伙大摇大摆的离去。

“在校期间打架,严重的会被降低身份评级的。”

听到身份评级,除了沧健,其他几个兄弟都冷静了下来。

居住地下世界,身份评级的重要性排在社会重要性的第二位,第一位是生命。

看着色彩暗淡的陈旧塑料长条桌上的残羹剩饭,吾巍的火在莫名的燃烧。

作为成年人,吾巍早已会隐忍儿子,可毕竟心理年龄三十出头,吾巍的杀气还是有的。

因为,对于李牧这种人,吾巍即使成年了以后也是觉得是该杀的那种,

“我也不想忍,等放假了再干怎么样?”

几个死党听着吾巍平平淡淡的口气,先是一惊,随后纷纷坏笑。

死党们知道吾巍是个实实在在的闷骚,一般不骚,骚起来不是人。

因为吾巍的初中外号叫弹头,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吾巍这种样子的表态,放假以后就有意思了。


     在梁家河插队7年的习近平对理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重温党的百年历史,重要的历动、很自豪!”赵煜澄感慨。9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经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