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日日思君不见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日日思君不见君! (第1/3页)
    

比武進行了一段時間,很激烈,雙方的戰斗意志都很強,看來對于那把云器的執著都不弱。

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場了。

在第一場,雙方出站都是各自選手中最弱的,兩位四品,勝者是賈家,戰斗中其實雙方實力相差不大,靈力都一樣,都是四十六級,而且都是一位器靈擁有者,即使器靈不同,但是相差不大,靈技方面也各自都有,而且在戰斗中都施展出來了,不過誰都沒有以靈技結束比賽。

第一場的勝利關鍵就在于聚靈塔,雙方雖然都是四層,但是崔家那位選手四層內并沒有匯靈,而是一個空層,然而就在兩人戰斗的同時,賈家那位選手突然釋放出一把短劍,令對方重創,然后直接結束了比賽。

倘若崔家那位選手也有匯靈的話,想必在那短劍出現的時候就會立馬意識到,然后及時的躲避,但他并沒有匯靈的經驗,也就沒有對于塔內匯靈的那種特殊感知。

第二場雙方出戰的選手的實力也相差不大,均為五品,但獲勝的確實崔家。

崔家以力大,強壯著稱,因為在靈修的修行和戰斗當中,身體強度會占一大部分取勝的關鍵,然而崔家就發展這樣的關鍵,讓它直接成為家族修煉的必須之物,所以在四大靈家中,崔家的體型都很強壯,而且同級戰斗中也是最強的。

兩人雖然使用的都是器靈,但是賈家那位的也太過于普通,只是一把劍而已,而且看那樣子,融合前身也不是一把特別厲害的劍,但對面崔家的器靈卻是一輪鐵錘,而且很大,很重。

輪著鐵錘去打劍,不是只靠蠻力就行了嘛,只需要稍微有一點步法和身形,那么對付一位持劍者也太過輕松了些。

所以整場戰斗的過程中,賈家的那位選手至始至終都在被壓制,一點兒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唯一近身了一次,而且還砍到了對方的身上,但是皮太厚,砍那一劍根本就跟沒砍一樣。

值得一提的是賈家的選手釋放了一個靈技,很強大,甚至都擊倒了對手,不過沒有徹底打敗還是不行。

然而戰斗的結束就在崔家選手站起身后的一個臉色兇怒!

這第三場是關鍵場,也是決定最后結果的一場,雙方的實力都很強,光看上場之后的那個氣勢就能看出,不過崔家選手在賈家選手面前還是顯得有那么一些弱小。

場下,韓忠明眉頭緊皺,因為場上的這兩位選手都不是雙方最強的,賈丁安和崔建易都沒有上場,那么到時候和自己打的話,他們就有三位五品,而自己只有兩位,根本打不了,不管他們是誰贏,他們都無法取勝,這就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賈丁安看著臺上,透過兩人的比賽,凝視著最后方的崔建易,其實他一開始就是要自己上場,但是他把第一個人換了一個四品,可沒想到那崔建易也換了。

賈丁安知道,他若是不出場,那么崔建易也絕不會出場,他若出場,那么他的對手必定是崔建易,不是因為沒有信心戰勝他,而是覺得并沒有必要,因為對方不算崔建易,這邊不算自己的話,那么有機會戰勝對面,整體實力要強于他們,別看第二場輸了,但是這一場他堅信一定能贏,因為那人在賈家可是一個怪物般的存在。

果然,比賽一開始,賈家那人便失去了蹤影,那不是靈技,而是自身的速度,這種打發最適合打那種身體不靈活的了。

崔家擅長肉搏,身體是一大戰斗優勢,那么賈家便習速度。

賈家在四大靈家中也是被譽為最快的,他們的修行方式就是如何變得更快,那樣才是他們認為的戰斗優勢。

然而臺上這位賈家選手,是快中之快,速度快到無法想象。

速度的修煉靠的是耐力和堅持,如何變得更快對身體要求很大,不過很多的在于技巧,他們會借鑒很多的靈技,只是那些快的靈技,從中學習為何會使自身速度變快,然后自己再慢慢修煉,修煉后的便不是靈技,而是自身的性能,因為快起來并不需要靈力。

在臺上,崔家的那位壯漢只能不停的扭頭,然后提高警惕,但是還是不停的受到攻擊,若是再不進行反抗的話,那么就只能輸了。

但是他看不見,若是眼里再好一點兒的話就行了,或者耳朵好一點,那樣就能更快的得知他在哪里,即使身體跟不上,也會比現在好。

“賈家的速度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快啊!”王后開口道,這還是她來到這里之后第一次贊嘆。

一旁的廖沉眼睛微瞇,睜不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嗓音嘶啞的道了句:“小把戲。”

廖沉很不在意,很瞧不起,不過也正常,在他的眼中,這就是小把戲,但他的語氣好像并沒有任何的尊重。

王后聽了后沒有說什么,對于這位廖沉,或許她并不能夠真正的讓他順服,不僅是因為他的實力,還有其他原因。

朝中能這么跟王后說話的不多,廖老爺肯定算一個,后四教中或許也只有他了。

“眼睛怎么看不到的?”

上官柏欽本來想問問月璃對于臺上這人的速度有什么想說的?可是想起來他是個盲人,所以便突然有了此問。

“之前碰到頭牛,被牛角給戳瞎了。”月璃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事實就是這樣,本來就是頭牛嘛,只是比較大些而以,其實還是想吹個小牛,心里舒服些,若是日后誰知道了,自己之前可是跟傳說中的魔族人打過架,而且還活了下來,那是一件多么厲害的事情!但月璃在這里吹,想必也沒有人會相信,而且也沒有真的要吹大,因為他現在要盡量的隱藏自己的身份,若是暴露了可不好,爺爺做了那么多就白忙活了,而且仇人現在若是來臨那么就是死到臨頭了。

“牛?”上官柏欽很疑惑。

月璃道:“一頭小牛,體型似牛,不過好像是一只魔獸,它的牛角中能夠射出劇毒。”

“所以是被毒所傷?”

月璃點了點頭。

“我知道一人,醫術高強,他或許可以治你。”上官柏欽道。

“誰?”

上官柏欽道:“城東外的一個山林里,靠近溪流,有一處木宅,里邊有一位姓張的老先生,據說是一位別洲高人,醫術更是通天。”

“京城的人不是說那位張先生是個騙子,醫術還極差嗎?”月璃問道。

上官柏欽道:“那只是他們不清楚罷了。”

“關于城東外的那只大妖你可聽說過?”上官柏欽問道。

“禁林里的那只?”

上官柏欽嗯了聲道:“因它在,所以那里才為禁林,也因張先生在而被譽為禁林。”

禁林有大妖其實在京城中只是傳言而已,許多人都并不相信,但是月璃知道,還親眼見過,能因它而變成一片禁林,并沒有什么,畢竟它那么強大,但是這禁林又關張先生何事?

上官柏欽繼續道:“據說那大妖來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副快要死了的樣子,但它以那個樣子做了一件集齊不可思議的事情。”

“那天夜里,鬼主好像是聞到了它的氣息,于是便尋了過去,本以為那妖物已經殘廢,所以沒什么威脅,于是便放松了警惕,可誰知它即使身殘,照樣戰力恐怖,鬼主剛接近它,還沒來得及動手就已經被發現,而且只用一擊就將鬼主給擊敗了。”

月璃聽到這里,然后問道:“之前鬼主之所以那個樣子,是因為被那只妖物所害?”

上官柏欽點了點頭道:“沒錯,當時鬼主的戰力幾乎相當于城內的后四教,那樣一個強大的人竟被一擊打倒!可見那只妖物是多么的恐怖!它實力巔峰時又是一個怎么樣的存在!”

仙人!月璃聽到了這里就首先想到了這個,百級之上的境界!

中三洲是沒有這樣的仙人的,只有三洲之外才有,而三洲之外的修靈人才是真正的修仙人。

而在三洲之外又有這樣的一個說法,只要修仙者的境界一樣,那么其中肯定南海神州的修仙者更加厲害,不知道為什么,但這就是事實。

這位大妖來自南海神州,而且實力明顯在百級之上,很有可能就是一位南海神州的仙人境界,如此強大的大妖,竟是怎么落得如此境地?

上官柏欽繼續說道:“當時幸好鬼主逃的及時,不然命都要留在那里,然而之后,那只妖物走進了城東禁林,然后遇到了張先生,才得以活命。”

“這件事情城中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我是因為之后去拜訪張先生才得知的,張先生在城東的那處宅子,是陛下贈予的,而且還下令任何人不得以求醫以外的事情來打擾張先生清凈,其實這樣已經證明將山林圍禁了,直到最后大妖出現,然后才徹底成為了禁林。”

“陛下都說他有醫術了,還能不信?而且還能救回一只那么強大的妖物,這是如何的了不得?說不定還真是一位三洲外的修行者呢。”

張先生很不一般,不僅只是醫術高強這么簡單,月璃每次跟他相處,總感覺有種熟悉,張先生的家鄉可能就是在三洲之外!

“有機會的話可以去一趟。”月璃道。

“你若去的話身上一定不能帶兵器,東西能少拿一定要少拿,你要看起來像是一個求醫的人,不然你會被趕出來。”上官柏欽道。

月璃點了點頭。

“順著溪流而上,走一段時間,你會遇到第一個木宅,但是你要記住,張先生的住處在上面的第二個木宅,第一個宅子你一定不要進去,因為那里不僅屬于禁林之內,而且還是大將軍的宅子。”

月璃嗯了聲,小姐的住處竟也屬于禁林嗎?我本以為再往上才是,沒想到那里竟也是。

上官柏欽跟他說了去找張先生所以要注意的,其中就有提到那個銀甲護衛,上官家主說那是皇宮內的最強甲衛,國內的最強士兵,若是讓他看到你有所冒犯,那么他絕對會手下留情,而且還逃不掉。


     寧,予一子官。三十年,尚書陳蕖稱疾情形,能令他這種人恐懼不安的事,那這里必定隱藏著許多驚人可怕的,既然是顧道人,就給你喝-杯现在小红正在为他梳头束发,小心里真是說不出的感激,因為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