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雪压青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大雪压青松 (第1/3页)
    

明思远大胆的抬头瞅了瞅面无表情的右贤王,试探的问道。

“王爷,你看我豹千军,马瘦体弱,哪像一支骑兵部队。”

“简直就是一支乞丐军,这样的部队我还真不容易打造成右贤王麾下的一把尖刀,所以还望右贤王不要吝啬,可否给豹千军补充一些骏马……嘿嘿……”明思远谄媚逢迎跃于脸上,眼睛里冒着金光。

“合着你表忠心就是为了这?”右贤王看起来似乎有些释然。

“嘿嘿,随便王爷怎么说……只是军中军马年老体弱,确实不适合奔袭,另外基本上人手一马,无法长途奔袭。”明思远得寸进尺,脸上尽是贪婪之色,“这都会影响王爷的这把未来利刃……是不是?

“嘿嘿,起码人均两匹马吧……”

“滚!”

“那军马之事,王爷你答应了没?”明思远不依不饶。

“我再说一遍,滚!”右贤王自己的事还没解决完呢,还哪有空解决一个炮灰军的物资问题。

“好,我走,我走……我的意见还请王爷三思,尤其军马的事,王爷可别忘了啊,不然我吹的牛可没法兑现了……”明思远一脸谄笑,边退边说。

“先度过此劫再说!”右贤王的态度很暧昧,居然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同意。

“嘿,还有戏。”明思远心里暗暗高兴。

“五大哥,我走了,有空来我营中吃肉!”明思远对着站岗的五百夫长打招呼道。

如今的明思远财大气粗,说起话来底气足了不少。

“好!”

值勤的五百夫长看着明思远一路高升,仿佛看到自己给儿子了。

所以五百夫长看到明思远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微笑,让了解五百夫长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等明思远走了老远之后,五百夫长挠挠头,这才反应过来,“大哥?哥?”

“王爷,他走远了。”右贤王身后恭恭敬敬站着两个人,用撒克逊族语言说道。

一个人炎月模样,一个西撒克逊族人士。

他们在明思远离开大帐之后,从内室出来的。

“你们怎么看这小子的表态?”右贤王还盯着大帐入口,仿佛洞穿了障碍在观察明思远的一举一动。

“大王莫不是怀疑这小子耍滑头?”西撒克逊族人士小心翼翼的反问道。

“我问你怎么看?”右贤王没有回头,思索这刚才的对话。

“我觉得他一个十四岁的小屁孩怎么会想到那么多问题,怕不是有高人在背后教他?”那名西撒克逊人数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而那名炎月面庞的人自始至终都闭口不言,闭着眼睛思索着什么。

“他背后没有高人,这个小孩不简单!”炎月面庞的人没有睁眼,替右贤王回答了西撒克逊人士。

“嗯,他说的对,炎月军团也没有如此缜密的人。”右贤王不可置否。

“那此子确实不简单,居然说出了我们既定的计划,只是他想不到的是我们要喧宾夺主,而不是和这支东撒克逊族部落首领商量,嘿嘿……他还是低估了王爷的雄韬伟略。”

“这个问题上我们就按既定计划来执行,今晚就行动。”右贤王顿了顿,眸子里闪过一道杀意。

“如果这个部落首领识时务,按咱们计划来,那就饶他性命;如果不,那就即刻接管这支部落,此事一定要注意保密,切勿走漏风声。”右贤王叮嘱道。

“请王爷放心,咱们四万嫡系大军混住在这部落之中,他们加上辎重兵也就三万多人,其余皆为老弱妇孺,只要拿下马克王,消灭他们一支精锐,杀鸡儆猴,不出半日,这个部落尽入我手。”那名西撒克逊人士志在必得,侃侃而谈。

“陆军师,那你怎么看?”右贤王没有急于表态,反而转身征求那名炎月面庞人士的意见。

“我觉得兵不血刃就可以达成我们的计划。”那名陆军师顿了顿,也不客气,继续说道,“我王麾下五万皆为精锐,在这生死存亡关头,那就是五万匹饿狼,这时候惹翻我们没有好处,这是其一;”

“另外我们大军孤身前出,没有家眷等后顾之忧,反观东撒克逊族部落都拖家带口,说白了就是送给我们的筹码,或者说就是人质,这是其二;”

“至于其三,能成为一部落首领,马克王必然不是傻子,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想他必定会答应我们要求,再退一万步讲,如此严重的雪灾,即便不用我们提,他也应该做好自救准备,只是我们的计划稍微苛刻了一些。”

“所以,我认为我们只要稍微施加点压力,右贤王再给他们许点好处,那么东撒克逊族必定妥协。”陆军师自信的说道。

“嗯,我们两手准备,就看马克王该如何抉择了。”右贤王森然的说道,“当然最好还是不见血。”

那名西撒克逊人士被抢了风头,心怀不满,但是表情上却波澜不惊。

“只是……”那名陆姓军师有些犹豫。

“陆军师还有什么顾虑么?”右贤王看着欲言又止的陆军师问道。

“我说的一切,不论对错,还望王爷勿怪!”陆军师有些犹豫。

“但说无妨。”右贤王冲陆军师点点头,以示鼓励。

“那个炎月少年,我总觉得不对劲。”陆军师犹豫片刻,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哪里不对劲了,我看他没问题,是可造之材。”西撒克逊族人士想都没想就说道。

“我也说不上他哪里不对,就是直觉……”

“你怕是他抢了你大哥的风头吧?”陆军师话还没说完,就被那名西撒克逊族人士打断。

“属下断无此意,只是……只是……你们换位思考一下,换作你们从小到大受到仇视我们的教育,突然有一天要你们违背自己的认知,去背叛,你们能做到么?”陆军师赶紧解释道。

“嗯哼,我……”那名西撒克逊人士刚想反驳。

“且慢,等我说完!”陆军师不给对方插话的机会。

“再想想,到我王嫡系,那可是咸鱼翻身,是炎月军团梦寐以求的荣耀,可他却没有丝毫感兴趣的意思,再加上他小小年纪就有那么缜密的见识,我觉得他可能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另外,我们如今都被困在此地动弹不得,他却向吾王要军马,各位应该知道此时大雪封山,没有数月融化不了,此时他想要军马干什么?带队逃跑吗?”

“还有么?”右贤王不动声色的问道。

“启禀我王,其他的我还没想好……”

“哼,第一条,你在炎月帝国生活了二十几年不也成了我王的座上宾么,对方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重塑性可比你强!”那名西撒克逊族人士说话毫不顾忌陆军师脸面。

“你……”陆军师气急,还没说完出口就被那名西撒克逊人士打断。

“第二,要军马,是他上任千户之初答应那帮老兵油子的,这个我们都知道有这回事。”

“所以他想树威,必须实现他的承诺,我觉得不至于起疑,要知道他才十四岁,正是要脸面的时候。”

右贤王没有插话,只是点点头。

“至于第三条就更可笑了,这么大的雪,无路可走,怎么跑?另外他能做到要豹千军所有人抛妻弃子么?哈哈……”

陆军师听到那名西撒克逊人士的反驳,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我想换谁都不会答应的,更何况他的性命和那八百豹千军已经捆绑在一起了,善良就是他最大的弱点。”

那名西撒克逊人士侃侃而谈,逐条反驳陆军师的理由。

“哼,你是不是无话可说了?”末了,那名西撒克逊族人士挑衅的怼了一句抢尽风头的陆军师。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右贤王左右睨视了一眼两位智囊,还是没有表态。

“第一条,他本来好几次想逃,但都被阻拦,如今突然转性,我还是觉得蹊跷。”

陆军师沉吟片刻,继续说道,“第二,他要人手两匹马,并挑明了要长途奔袭,你就怕他们不会趁机跑了?也许那八百人名在他眼里并不重要。”

“假如真的重要,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也是最容易忽视,最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那就是万一他们突袭后方,救出那些家眷……”

“哈哈……陆军师真会想象,你自己都说不可能发生,却还在这里哗众取宠,你是为你大哥的虎千军资源分配抱打不平么?”那名西撒克逊族人士言语刻薄。

“或者你是妒才,怕有人取代你座上宾的位置?”那名西撒克逊族人士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陆军师气极,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好啦,都闭嘴!”右贤王看着快要吵起来的俩智囊,暴喝阻止。

“陆军师说的虽有夸张,但是有一定道理,所以我希望虎千军能起到监视豹千军的作用,当然表面要和豹千军维持好关系。”

右贤王沉吟片刻,吩咐道,“以后炎月军团的补给直发到各军,龙虎豹三军补给一致,不再厚此薄彼,豹千军再扩充两百人,塞些亲信进去。”

“至于军马,那明千夫长说的也对,以后分批提供给他,既然要用他拉拢他,没有代价是不行的,再说了就那八百奴兵,能掀起多大风浪……”

“我王,不妥,我直觉……”陆军师有点急了。

右贤王冷哼一声,瞥了一眼陆军师,厉声道,“难道你是担心陆千夫长老了,看不住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还是怕成为炎月奴籍领袖?”

“不是不是,我真没那意思……”陆军师摄于王威,一时语塞,连连否认。

“不必多言,就这么定了!”右贤王大手一挥,定下了调子。

“当前的问题不是他,而是我们如何平安度过这雪灾。”

“此刻不知道左贤王部,伊罕王部怎么样了,他们可没有我们这么幸运。”

右贤王担忧道。


     铁心男脸色立刻变了,失声两人果然听话,不出一日,疫情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审视,掌心金光闪闪,赫然正是孔雀李白用自己的旷达与豪放坦然面确并不是很容易就能让人听懂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