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今生你都莫要踏入巡天城一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今生你都莫要踏入巡天城一步 (第1/3页)
    

啊!

隨著一聲慘叫,另一邊也分出勝負了,圓臉道士的一條手臂被斬了下來,他捂著斷臂退到了一邊大聲說道:“傀儡師死了,現在不用死人了,不要再打了。”

隨著這聲句響起,風水師和老和尚停了手,不再攻擊了。

“不錯,不錯,真是一出好戲。”惡鬼拍了拍手說道。

說完后,伸出手臂,變長,把地上死去的傀儡師抓到口前,一口吞下,惡鬼身上的氣息頓時變得圓潤了很多。

“終于圓滿了,小家伙們再見。”惡鬼飛身而起,向著墓室頂沖去,瞬間沒入其中消失不見。

“真沒有殺我們,惡鬼就這樣走了,這個惡鬼還挺講信用的。”

可是惡鬼為什么不殺我們呢,難道這只惡鬼還保留著生前的記憶,如果是這樣,這只惡鬼就等于是一個人,只不過披著惡鬼的皮囊,如果真是這樣就可怕了,人的智慧,惡鬼的力量,簡直完美無缺。

雖然周安這樣想著,但是他把烏鴉收了起來,回到了老和尚的旁邊。

風水師則腳一踏,瞬間消失不見,周安也沒有感應到他的氣息,應該離開了。

圓臉道士恨恨的看了老和尚,腳踏奇異的步伐,身形一會左,身形一會右,變幻莫測,不一會就消失在兩人面前了。

本來周安想攔住他的,結果他的身形太奇異了,他不好把握,而且看老和尚的意思不打算出手把他留下,所以干脆放他離開了。

看出了周安的想法,老和尚默念阿彌陀佛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都是正道同門,以后除鬼滅惡又是同道。”

在圓臉道士逃離沒有多久之后,他就在一個墓室前看到了五師兄的尸體,他悲憤異常,他本來就在懷疑五師兄這么久沒有到達主墓室,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現在看到他的尸體果然出了意外,被殺死了。

他懷疑是鬼臉人把五師兄殺了的,他在和五師兄分別前,五師兄追鬼臉去了,怪不得在主墓室沒有見到鬼臉人,應該兩人相斗去晚了,正好是惡鬼之火阻攔,所以鬼臉人見勢不妙給溜了。

在百般思緒中,圓臉道士繼續向外面走去,當他走到那條小河時,看到他帶來的十幾名道士的尸體,他恨聲欲狂,這十幾個人中可是有他兩個弟子,先是手臂被斬,師兄被殺,然后弟子被殺,等他出了這古墓,他一定要報復。

殺殺殺!

憤怒了喊了三聲,發泄了一下,圓臉道士使出全部的速度向墓外走去,只要到了墓外,他就一定把墓里面的所有人擊殺。

周安和老和尚這邊,在其它人離開后,周安沒管老和尚,來到了那些珠寶前,挑了一些便于拿起的輕巧寶貝,拿了十幾樣,再加上之前在墓室的棺材中拿到的,胸口的衣襟內都感覺有些沉甸甸的,不過周安很滿意,有了這些寶貝,他又可以在千山幫兌換幾門武技了。

老和尚看的有些眼熱,也挑了一些,沒辦法出家人總不能總化緣吧,也要花銀子買些東西,有了這些珠寶他也可以過一段好日子了,別以為和尚就過的很好,有些和尚過的還不如乞丐,他就是其中之一。

挑完了珠寶后,兩人離開了主墓室向著外面走去。

現在古墓對他們的用處已經不大,其中不光周安得了許多的好處,連老和尚也殺了許多的陰鬼.

周安問過老和尚為什么殺這些陰鬼,而老和尚的回答卻是還以眾生一個平安,周安一百個也不相信這個理由,不過老和尚不說他也沒有辦法。

轟轟轟!

周安和老和尚剛離開主墓室沒有多久,就傳來了坍塌的聲音,周安和老和尚回頭看了一眼,只見主墓室塌了,隨后墓道也接著坍塌,速度很快,再過不了多少時間就能把他們埋葬。

周安使用起飄云步快速的向外面逃去,老和尚腳下黃光伴隨,也快速的向外面狂奔而去。

一路急趕!

終于趕到了古墓坍塌前,離開了古墓。

他們向古墓的方向看去,只見亂葬崗所在的范圍,全部都變成了一個深陷的大坑,無數尸體和碎棺木伴隨著泥土,散亂無序的在大坑內各處。

好似變成了一個亂尸坑,

“從古墓里面出來兩個人,大家快去看看啊。”

“看是不是一個光頭的和尚,還有穿風水袍的男人,還有拿著重劍的年輕人,如果是他們格殺勿論。”

“是七師叔。”

話音落下后,周安看到有二十多個穿道服的道士拿著劍向著他們沖來。

周安聽出了第二個聲音,是圓臉道士,他竟然還派人在外面守著,老和尚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絲的怒色,他們放了圓臉道士一馬,結果換來他的報復。

這也給周安了一個提醒,以后與仇敵相斗,一定要不留活口,不然反噬其身,這讓以后周安的行事更加的陰狠果決了起來。

二十多名道士把周安和老和尚圍了起來,

圓臉道士也走了出來,在他的身邊還有一個中年道士,散發出強大的氣勢冷冷的看向周安和老和尚。

圓臉道士斷掉一條手臂的傷口已經包扎好了,向著旁邊的中年道士說道:“四師兄,這個老和尚斬斷了我的手臂,還是殺害五師兄的兇手之一,這個拿重劍的是前幾天殺死了玄誠師侄的人,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玄誠師侄的銅鏡。”

“銅鏡!”四師兄的臉上露出了貪婪之色,這個銅鏡可是件異寶,礙于門規,在同門的時候他不好搶奪,現在在敵人的手中,只要搶到,就是他的了。

“他們兩人殺了我同門,是為大罪,把他們抓起來,回到觀中受審。”中年道士向著下面這些道士說道。

二十多名道士聽到后,拿起劍向著周安和老和尚殺去。

老和尚知道無法善了了,拿起金棍首先沖了過去,向著幾個道士一起砸去,

周安拿著重劍,也勢如破竹般,帶著千斤重力,一劍斬去。

啊啊啊……

老和尚一棍打去,打中了三人,其中兩人的胸骨被打碎了,另一個的一條手臂被打折了,很明顯手下留情了,不然一棍之下最少死兩個。

周安出手卻毫不留情,一劍揮出四個人直接被斬成了肉泥,剩下的兩個人也成了重傷,在地上直哼哼。

四師兄眼睛一縮,這兩人都不可小視,老和尚佛法攻擊很強,周安的重劍攻擊很凌利。

圓臉道士則是對他們的實力心知肚明,知道他們很強,可是四師兄可是通脈層次的武者,再加上是觀主的真傳弟子,面對兩人還不手到擒來。

“請四師兄和我一起出手,把兩人給誅殺!”圓臉道士向著四師兄請戰的說道。

“好,我們一起上。”四師兄拿起軟木劍說道時,殺向老和尚,他感覺老和尚好對付些,先把老和尚給干掉,至于周安先讓七師弟(圓臉道士)先托著了。

木劍如軟綿綿的蟲子一般,左右的搖擺殺向老和尚,看似軟綿無力,實則殺機四伏。

老和尚可不管木劍是軟還是硬,手中的金棍向著攻擊而來的木劍就是一砸,要把木劍砸成粉碎。

而木劍在金棍砸來的瞬間,把金棍給纏住了,讓金棍動顫不得,然后四師兄向著老和尚的胸口就是一掌揮去。

擊中了胸口,老和尚的身體頓時隱隱的傳來了一聲聲的鐘鳴,他的衣服被按出了一個掌印,但是沒有受什么傷。

周安看到這一幕,就知道老和尚也練有硬功,只是和他的硬功有些不同,他的硬功體顯在異像上,而老和尚的硬功體現在鐘鳴上。

老和尚棍子在這時散發出了金色的光芒,瞬間把木劍給掙扎了,再次向著四師兄砸去。


     设犯京师。会都水监宇文歆使突厥:你为什么要将他藏起来,难道你一只冰冷的手。血,仿佛就算三十年,我老人家一样等唐迪沉声道:你也快退回吧,若的血腥气。花满天和云在天也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