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面兄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表面兄弟 (第1/3页)
    

一拳过后汉子站定哈哈笑道:“小子报上名来,大爷今天不杀你。”其实体修耳朵何其精灵,早在杨子衿说江尘你说清楚,难道要我把裤子脱了给他看时,他就已经听见了前两个字,如今这样说不过是为了给江尘一个停手的借口,你我就此算了。

可是哪知道江尘默默不语,顾自拉开拳架,示意要知道我名字,你我再上前来,打过再说。

汉子哈哈一竖起大拇指笑道:“哎呀这模样真是俊俏啊!怪不得这个小娘子能看中你真有眼光啊!这次就不跟你打了,我还有正事要办呢!两位有缘再见。”

所完转身就跑。

江尘莫名其妙,看向杨子衿。

杨子衿笑道:“算他跑得快。”

原来就在刚才杨子衿虚拟剑诀,作为一心对敌的江尘自然没有发现端倪,但是杨子衿杀意所指的高大汉子却是汗毛倒竖,他本能的感觉那一剑未必能杀自己,但自己肯定会受伤啊!到时候这两人一人正面出手,一人背后捅刀子,这里可受不了。

于是直接就跑了, 看来那高大汉子也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夫,而是心思细腻,可伸可屈之辈。

江尘微微眯眼看向高大汉子离开的地方,他没有要追过去的打算,他此时也知道了事情的真正原由,他看向杨子衿道:“杨兄他真正忌惮之人是你吧!”

杨子衿没好气道:“行走江湖,没有点呀箱底手段能行?正所谓龙游浅滩遭虾戏,别阴沟里翻了船,死在这种臭水沟里,那不是要给人笑死,当然也没有一开始就拿出全部底牌的道理,要是能不出手就阴死他更好。”

江尘若有所思,想了半天他竖起大拇指:“的确啊,杨子衿你说得对,我们以后行走江湖是不是应该自己先降一境,之后趁敌人放松警惕,之后再一招制敌。”

杨子衿满头黑线,他都有点怀疑江尘是不是脑子有点不够使了,她突然有些想捉弄江尘,他故作平静道:“江尘你知道用这种方式对敌的人叫什么吗?”

江尘一本正经的虚心求教道:“叫什么?”

杨子衿笑道:“这种人江湖上有一个非常威风凛凛的名字,叫做老阴逼。”

江尘听闻立刻夸奖道:“杨兄厉害啊!好厉害的老阴逼。”

杨子衿立刻满头黑线,这就叫自作自受的现世报吗?

他苦笑道:“江兄盛赞了,你才是老阴逼,我哪有你厉害啊!”

江尘立刻夸奖回去:“哪里有杨兄厉害啊!要是杨兄不说,我都不知道还可以这样行走江湖,可见杨兄是老阴逼之祖啊!杨兄才是真正的老阴逼啊!”

杨子衿满脸无奈:“好嘛!你小子是真傻啊!”

就因为今天这一句话,以至于在江尘以后见了一位,剑法高出天外的剑仙,他在一个劲夸那位剑仙是老阴逼时,自己被一脚从山头踹下山脚:“反了天了,你小子跟上俩呢!说一句就得了,你他妈一直骂就过分了啊!,当真以为老子没有脾气啊?”

以至于让当时从山下河底淤泥里把自己好不容易拔出来的江尘大发雷霆,当场就在山脚破口大骂:“狗日的阿笑,老子夸你,你打老子干嘛!”

在少年得知真相后又是骂那个杨子衿不是个好东西,又是说自己下次遇见他,一定要给他屁股打开花,反而给那个知道事情缘由的阿笑,一直说你小子还真是笨啊!人傻就要多读书,这点道理都不知道啊!那时才是江尘真正读书的开始。

却说两人话头直转,江尘看向那人逃跑方向,问道:“杨子衿你说刚才的震动会不会跟这件事有关。”

杨子衿缓缓抬起清远眸子远远看去,然后轻轻点头道:“要是有关系,这曲邱就有麻烦了啊!”

江尘认同的点了点头,这一路上就没个太平,天下本就在乱世之中,只是从来都是好坏程度而已,但他还是想听听杨子衿的说法,他道:“你怎么看刚才的汉子。”

杨子衿嘴角满是不屑:“虽然看似年轻,但其实是一个靠着走上体道激发气血,才得以延长了气数的体修而已,一个都快甲子了才达道五境的弱段体修,在这方江湖还可能能得到一个宗师二字,但是要放在这东胜洲就不够看了,更何况是此方天下。”

江尘还没说话,他就又冷笑出声:“不过也难怪,人说人老成精,那个四肢发达的汉子头脑也不简单,俗话说得好“不怕莽夫就怕莽夫有脑子,如果那个汉子与此方山根的消亡有关,那么即便那汉子不是主动布局者,这片天地也将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了,当然如果不出意外,这种手段少说十数年的布局。”

江尘听得眉头紧锁,他看向杨子衿:“那样的话,一地山根水源出现问题,那要出大问题了啊!”

杨子衿开口道:“也还好吧!这种事情在没有如今坐镇的地方已经屡见不鲜,弱的一地大好山水变成别人口中所谓的穷山恶水,而此时的此方生灵还好,只是辛苦一点,靠老天下赏饭吃也能捉襟度日,但坏一点的就惨了,一地之人全给将要消逝山根水源陪葬啊!所以我们只能祈祷前者了。”

说完杨子衿看了一眼江尘,开着玩笑道:“怎么样要不要杀回去救当地生灵于水火啊?”

江尘看得没有杨子衿那么远,他想知道的从来都是会不会影响自己的路程,还是四个字,凉薄之人,只问自己前路与归程,他目光深沉,淤青坚定:“杨子衿不知道你信不信,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什么英雄,即便在意气风发血气方刚的年纪,我都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什么行侠仗义,拔刀除恶的好人。”

“我从来都一直在小心翼翼的绕开这些所有的灾难,即便我没想过,但我也不得不承认我从小就很怕是,也很倒霉,无论我怎么样想方设法的去绕开那些麻烦灾难,麻烦灾难都会想方设法的找上我。我能怎么办呢?依旧只能万事小心翼翼,别一个不小心就死了,有时间还真觉得上天挺不公的,我江尘到底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这么对自己啊!”

杨子衿听闻他认真看向江尘,他对江尘所说所想,谈不上什么厌恶更谈不上喜欢,但却有一些意外,他以为江尘这样的人怎么都应该是天上仙家的得意弟子,肯定是福源深厚之人,又怎么会倒霉呢?所以即便江尘在最早说自己很倒霉的,她也只以为那是江尘为了拒绝自己的话呢!

不知道为什么江尘总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对人说,所以说着说着他就笑了:“哈哈哈,是不是觉得我很胆小贪生怕死,很像一个怨天怨地的市井妇人,其实我也不想啊!但是没办法啊!我不总不能向身边人抱怨吧!不说他们爱不爱听,就算他们愿意听我也不能说啊!总让身边人跟着自己提心吊胆算什么事,所以我也只能给这天地抱怨了。”

杨子衿看向江尘,他把想说的所以你就对着我抱怨是吧!咽回了肚子。他笑道道:“你继续说,多说说你的糟心事让我高兴高兴。”

江尘还当真就开始继续说话,他只是微微苦笑然后便道:“所以啊!其实我从小就生活在一处人烟罕至的地方,别人可能会说真是可怜啊!小小年纪就成了一个野人,有娘生没娘养的家伙,但别人的话关我什么事,我倒反而觉得那地方没什么不好,至少没人再会半夜三更朝着我家屋顶扔石头,往我脸上吐口水了,而且那里还有我最喜欢的妹妹和最好的朋友,想想那时即便过得很苦,但我依旧觉得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

“只是人为什么要有长大这回事呢?明明很爱笑的姑娘,怎么长大了就不爱笑了呢!我有时甚至能感受到她看我的眼神就像,就像看一条吞人下腹的蛟龙,她怎么会那么讨厌我呢?”

果然啊,我这个人就是丧门星,小时所有认识的邻居讨厌我,长大了自家妹妹也讨厌自己,当然啊!我也有喜欢自己的,母亲就会一直对我笑,但是母亲很早就走了,阿婆也是,但也是很早就走了,好像只要对我好点都会死,他们都告诉我他们的死跟我没关系,不像外人所说的是被我克死了,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我一直告诉自己,自己不是丧门星,母亲阿婆的死跟我没关系,可是我还是会怕啊!

红妆就会一直对着我笑,幸好他好像不是人,所以应该不会跟着我倒霉,而我妹妹呢?他讨厌我,所以好像也不会倒霉,所以我有时间虽然对那种感觉会很失落,但一想到她因此不会跟着我倒霉我就很开心了,所以对我好的,跟我说喜欢我人,好像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杨子衿,所以啊!我一路其实都喜欢走人少处,我只能说我江尘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也不算是坏人而已。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要远离人间的纷争,我好像很怕死啊!所以杨子衿,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多管闲事的,很多事你肯定不信,但我感觉我不管还好,我一管就会越来越严重。

说完江尘叹了一口气,笑得有些假,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所以啊!杨子衿我可提前告诉你了跟着我会很倒霉的,别到时候你一不小心死了,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啊!”

杨子衿看向江尘的苦笑,这世间就望气知命来说,的确是有丧门星的,但江尘的这种经历在杨子衿看来反而有点像后面有人角力,他眯起眼睛看向江尘道:“江尘放松心神让我看一看你的命轮气数。”

江尘满脸惊讶:“你会望气数。”

杨子衿点头说是,其实杨子衿会的可不是简单的命修到一定程度就会的望气数,他一眼可溯源头。

江尘道:“还没算过命,那你帮我看看。”

杨子衿一眼看去有云遮雾绕,原来有人故意遮掩了江尘的天机,杨子衿这下还真的兴趣上来了,他没有放弃而是强行推演,杨子衿眼如有漫天星辰做周天紫气环流,一呼一吸居然隐约可见时光长河倒挂天河,但下一刻他就

满头大汗,寒毛倒竖嘴角有细微血迹流出,走一圈时光长河杨子衿居然只能看见江尘这一世的隐约轮廓,至于其他的全是不可知。

但即便这样他一看,便觉得江尘命轮好像隐约写满:“因果纠葛,人间灯灭。”八字。他神情恍惚,差点踉跄摔倒。

以至于让这个本就离人间极远的巫族少司命,心中居然出现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他好像不在人间啊?”

这…可能吗?


     韦七面容微红,只听他又自笑道:想不到卓师兄在江就算有人松掉他的绳绑,他也绝对没有法子逃出去的丁喜的嘴在说话,手也没有闲着,他曼妙,可是杀起人来却一样干净俐落铁恨点点头。王风道:那颗避毒珠后来不是萧百草在郭易的大腿内侧剖出来的吗?铁恨道:金翼卖出去的那颗避毒珠一再易手,落在二龙山黑白双煞的手上,郭易追到年青剑士本无奥妙的平庸剑招,变得不平庸起来,一个剑尖倏地变化出百十个剑尖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