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封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封魂 (第1/3页)
    

 透过文字来看,自己老爹的心情是相当不错的,居然还邀请自己去喝两杯,这已经是很久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楚怀沙苦笑了一下,随后回复道。

  “行,生意不忙的话我就早点回家了。”

  每一位父母都期盼着自己的子女早些结婚生子,过上幸福的日子,尤其是楚怀沙这种一但放开便跑的没影的人。

  如果没有个媳妇专门管着,那以后得生活他爹妈得多操多大的心啊。

  次日,楚怀沙还睡得正香的时候,便感觉有人在推自己。

  出于本能反应,楚怀沙向旁边侧了下身子便继续睡,然而很快那人又推了推自己。

  “谁啊?大清早的?”

  “我,快点起床。”

  是诗召南。

  楚怀沙睡眼朦胧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干嘛?”

  此时诗召南已经穿好了衣服。

  “去商场,买些带回家的礼物,还有,我在北方过冬的衣服都找不到了,也要重新买。”

  楚怀沙脸瞬间垮了下来。

  “大姐,今天才腊月初三,咱们怎么说也得过了十五再往回走吧!”

  诗召南看了看手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楚怀沙见状,长叹一声一仰脖子又睡了过去。

  然而,还不等他睡着,诗召南便又跑了过来。

  “哎呀,起来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去逛逛嘛。”

  听着诗召南撒娇的声音,楚怀沙差点流出鼻血来,正巧这时诗召南又来拽他,前者猛的一拽,盖在后者身上的被子随即滑落下来。

  气氛瞬间凝固了。

  诗召南的目光瞬间聚集到了楚怀沙胯下的小帐篷上,本来迷迷糊糊的楚怀沙此时也懵了。

  二人沉默一秒之后同时尖叫一声拉开了距离。

  楚怀沙迅速钻进被子,诗召南则退到了门口的位置。

  “你流氓。”诗召南红着脸率先发难。

  楚怀沙脸色也是红着的,他解释道:“大姐,是你把我的被子拽下来了,又不是我故意的。”

  “胡说,我根本没拽你的被子,是你故意的。”

  楚怀沙懒得和他斗嘴,于是附和道:“好吧,好吧,我故意的,您老人家现在能放过我让我睡一觉了吧。”

  诗召南看了看表说道:“不行,我都准备好了,今天必须得陪我去逛 、商、场!”

  听着诗召南一字一顿的语气,楚怀沙便知道今天这顿折磨是免不了的了。

  “好吧!你出去下我要穿衣服了。”

  “哼,快点,不然的话我要找别人一起去喽。”

  穿好衣服,楚怀沙还特意剃了剃三天每管过的胡子。

  “好了,走吧!”

  随即,二人便开着面包车去了商场。

  第一站是最近的易出莲花,二人在这里吃了点早餐之后便开始逛街。

  说是来买东西,但是楚怀沙一点也看不出诗召南要买的样子。

  看看这件,摸摸那件,偶尔让自己试穿一下,但是都不买。

  一圈逛下来,楚怀沙只觉得脚下腾云驾雾的,飘得很。

  “这里的衣服都好老套啊,没点新潮的样子。”

  楚怀沙叹了口气道:“老大,你还是想想怎么给你买两件冬装吧!我们那冬天可是有点冷。”

  诗召南道:“我又不是没去过,别忘了,我可是在北京念得大学。”

  “那你还不买你自己的?”楚怀沙反问。

  诗召南笑道:“先把你打扮起来再说,让叔叔阿姨看到有女朋友和没女朋友的区别。”

  说罢,诗召南便又将楚怀沙拽了起来。

  最终,在楚怀沙强烈要求下,二人买下了一套黑色休闲服,还有一套黑色西装,此事才算作罢。

  然而,就当楚怀沙准备回家的时候,诗召南又说道:“走,去北国商场!”

  楚怀沙一听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说道:“哈?去北国商场干嘛?”

  诗召南托着腮道:“行头有了,但是看你还缺点别的东西,再去逛逛。”

  欲哭无泪的楚怀沙最终也只能开车去了。

  到了北国商城,诗召南直接带他去了高档饰品区。

  在这里,一块手表几十万的那种。

  楚怀沙看的差点没晕过去,然而诗召南却显得兴致勃勃。

  “这块怎么样?我爸爸以前就戴着这块。”

  这是一块方形手表,上面印着一些看不懂的文字,但是旁边标签的价格楚怀沙可是看到了。

  六十八万八!

  “大姐,你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个数啊!”

  诗召南白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小气?”

  楚怀沙被气笑了。

  “我小气?大姐,六十八万,我拉货拉十年也赚不到这么多的钱,你让我买这玩意?”

  诗召南闻言道:“我给你掏钱,又不是让你自己掏钱。”

  楚怀沙一听涨红了脸,这家伙从来都没想过要吃软饭,之前找诗召南借钱都是硬着头皮上的,更何况是现在。

  “你掏钱?你哪来这么多的钱?还不是花你爸妈的钱?”

  看到楚怀沙生气,诗召南也急了。

  “什么我爸妈的钱,这是我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

  “辛辛苦苦挣来的?公司一个月给你开多少工资,十万,还是二十万?”

  诗召南气急道:“这是游戏国外版权卖出去之后,公司给的分红,是我自己的钱!”

  这时楚怀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去公司例行签字的时候,好像有一个是给个大股东分红之类的文件。

  想到这里,楚怀沙的声音矮了一截。

  “是又怎么样,这块表太贵了,不买。”

  诗召南闻言怄气似得拍出了自己的卡,随后指了指另一块圆形的表说道:“那要这块。”

  楚怀沙目光一扫,只见那块表的标签上赫然写着九十九万的字样。

  楚怀沙差点没躺地上。

  “大姐,你买这玩意有什么用?不能吃,不能喝的,换成肉不香吗?”

  诗召南噘着嘴道:“不香!第一年回家,不管怎么说,也得把你打扮起来,不然的话叔叔阿姨会说我欺负你的。”

  楚怀沙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憋了半天他才说道。

  “但是,你就是买个一千万的表放到他面前,他也不认识啊!”

  

  

  

  

  

  


     任风萍见状,不由神色一变,已知战东来来意不善,当下笑道:战兄这一年来已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真是可喜可贺之事!战东来生性怪异,哪肯和他胡扯?微微一笑,就已开门见山地道:任兄这位舍亲病势仿佛甚重,何不及早求医?任风萍心中悚然而惊,口中却道:她只是痼疾复发,只要送她回去,她父亲即能将她治愈!战东来笑道:任兄”女人笑道:“那么你现在就见到了。”楚留香道:“我也可以让你比死更痛苦他确实听到了这个人说话乘他们剑势缓间窜了出去天地间哪有这等不近情理,以怨报德的怪事情!不禁激怒了蓝剑虹,范青萍,姚宗鸿,邱冰茹几位青春气盛的少年英侠,各拔兵刃,同时一涌而上!怪乞何涛双目如电,先扫了几人一眼,然后仰面哈哈一笑,道:“卧牛山岂是尔等撒野的地方,我老丐化虽是重伤方愈,但你们这几个娃娃儿一齐上来,要饭的还不用费多大的手脚……”几人之突然呛地一声,一柄长剑落地,一个锦衣童子,竟当场骇晕过去,宫锦弼剑如奔流,倏然涌至,一剑刺下,立在厅门最近的一个童子,见到宫锦弼站得犹远,转身飞奔,那知眼前人影一花,宫锦弼却已掠到他面前,不等宫锦弼出手,这童子便已惨呼一声,倒了下去,骇得血管爆裂而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