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心太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anyufda.com
     我的心太乱 (第1/3页)
    

世上早有人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说那西门恨天在苍龙堡与陈夫寿、赖账三密谋,正好撞上威世通夫妇,情急之下说出是因为他风正才杀了威远,也算还了风正一个清白。

威世通气愤,和西门恨天打了起来,西门恨天不敌,拼力使出一招罗刹招魂,逼退了威世通,逃往四方山去了,在路上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吓得他好像那孤魂见了无常。

话说西门恨天走到四方客栈处,随即听到一人说道:“西门老儿,老夫在此等候多时了,快快和我一起去见威氏夫妇,还我一个清白。”

西门恨天听罢,转身望去,看到风正实实站在那里,便心想:这风正怎么没死?那他知不知道我与张达串通?

想到这里,只听风正说道:“那县令张达想害老夫性命,我大难不死,先擒了你这厮然后再去与那张达讨个说法。”

风正此话一出,西门恨天便知道他并不知道自己与张达勾结之事,随即也缓了口气。

正在此时,风正抽出风刀,举刀向西门恨天砍来,西门恨天忙拿出修罗刀与风正打将起来。那西门恨天刚与威世通一场激战,气力本已不支,此时与风正这样的高手斗阵,无疑是自寻死路。

就在这时,西门恨天眼睛一转,便哈哈大笑。

风正一听,对这突然的冷笑不觉毛骨悚然,好像要刺穿自己的身体,忙收了刀势。

只听西门恨天大笑道:“风正,我西门恨天独自在江湖上闯荡那么多年,难道只有这一招半式嘛?今日便让你开开眼界!”此话一出,风正自觉一震。

话罢,只见西门恨天挥刀入鞘,身边突然几股黑烟,正这时只见一袭黑篷,一顶斗笠,直直的冲着风正的面门而来,风正顿时有点不知所措,急挺着手中风刀迎着上去,只是顺势一劈,那黑篷斗笠便落在地上,西门恨天却是不见了踪迹。

风正见此,身上冷汗阵阵,心想:没想到这修罗门还有这种邪门功夫,真是有点不可思议,今日我不能擒了西门恨天也绝非偶然。

想到这里,风正不觉肚里一阵空虚,五藏爷打起了边鼓,想这几日自己一顿踏实饭也没吃过,便举足向四商镇行去。

四商镇内,李延松唤来管事李福,这李福最善传递信息,故人称“活烽火”。

李福来到内堂,说道:“老爷,您唤我前来,有什么事吗?”

只听李延松拿出三封书信,对李福吩咐道:“李福,你速去其他三位员外府上,送上这封书信。”

说罢,李福忙接过那三封书信,辞过了李延松,急急忙忙便出了李府。

话说陈夫寿、赖账三刚刚回到陈府,吓的惊魂失魄,陈夫寿言道:“若不是西门门主,今日便要送命在苍龙堡内。”说罢赖账三也是唯唯是诺。

两人惊魂才定,便见得院外门丁跑来对陈夫寿说道:“老爷,门外李府管事李福要求见老爷。”

陈夫寿听罢,正襟端坐,答道:“快快有请。”

不过片刻,只见李福来到偏堂,随即递来一封书信,说道:“陈员外,我家老爷要我交给你这封书信,说你看过就明白了,我还得去其他两家员外送信,便不打扰了!”

陈夫寿听他说如此,也不再挽留。李福被人称“活烽火”,又岂是虚传,不消半日,便回到了李府,交了差事。

其他三位员外家里,他们打开书信,只见上面写着:

仁兄敬上,你们还记得财神庙中的神迹吗?如今四商已经结盟,只剩下友结双雄,值此黄道吉日之际,我等四人当请刘海天刘帮主、郑建郑帮主一起签下这对抗倭寇的盟约,方是大计。

愚兄大胆,定于明日在英雄楼请二位帮主一同赴宴,商定友好之事,还请看到书信后给为兄一个答复。

李延松书

话说这三位员外看后,怎能不同意,都派人前往李府说明赞成之意,此时自是不提。

李延松待三位员外答复后,便又派李府前往沙海帮、漕帮两处去请刘海天、郑建明日务必到英雄楼赴宴。

旬过日半,傍晚时分,李福匆匆回到李府,对李延松说道:“老爷,明日两位帮主会准时前往英雄楼赴宴。”

李延松听罢,便让李福下去休息去了。

第二日,四位员外早早来到英雄楼,李延松不等三位员外发话,便说道:“三位能给老夫这个面子,真是倍感荣幸。”

林水泉等李延松说罢,接着说道:“李兄哪里话!今日之事对全镇百姓皆有利处,我等有岂有不从的道理,李兄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啦!”

几人正在一阵唏嘘,只见一群人拥着两个人朝英雄楼走来,为首的两个人气度非凡,英雄豪气,这两个人不是别人,一位是漕帮帮主郑建,另一位是沙海帮帮主刘海天。

二人走到英雄楼前,看到四大商家早在门口迎接,有点不好意思,开口道:“我二人何德何能!怎么劳四位员外如此大驾。”

李延松听罢,说道:“两位帮主义薄云天,这些年一直在抵抗倭寇的侵扰,为沿岸百姓谋得福祉,怎能不以礼相待呢!还是请两位帮主上座。”说罢,其他三位员外也说如此。

话说众人来到英雄楼坐定,刘海天说道:“不知四位员外请我和郑兄来所谓何事?”

四位员外自是把那日财神庙所见告诉了郑建、刘海天。郑建听后,大惊道:“竟然有此等事情,但既是上天映照,我等必要诚心对待啊。”

刘海天听罢,说道:“这段时间倭寇日益猖獗,而且我闻倭寇征海大将军丰秀吉田对四商镇一直是虎视眈眈,从清水镇一战后,山野匹夫阵亡,倭寇虽收敛了不少,但我猜想倭寇定是以逸待劳,所以我们与四商结盟是非常必要的。”

众人听过刘海天一席话,都是非常赞同,只有陈夫寿一人眼睛飘忽不定,暗怀鬼胎,心道:今日与郑建、刘海天结盟,看来丰秀将军进攻四商镇的时机就要到了。想罢,不禁心里一阵窃喜。

六人盟誓过,李延松说道:“以后二位帮主有钱粮上的困难,尽管直言,我四人定当全力支持。”说罢,六人举杯大饮自是不提。

话说风正那日没抓到西门恨天,觉得肚子里没食,便一直走到英雄楼。

风正见招牌上书:英雄楼,心里也是喜欢,就往里走。突然门口守卫道:“你是什么人?不能进,今日四大员外包了这英雄楼,宴请贵客。”

风正大怒道:“久闻四商镇米、布、盐、渔四大商家礼贤下士,没想到手下人那么不懂礼貌!”二人吵吵嚷嚷,惊动了屋里的六人。

郑建起身往门口走去,边走便说道:“吵什么呢?”刚走到门口,正碰见风正,开口道:“风兄今日怎么到了四商镇中来了?”说罢立刻喝退左右,领风正便向英雄楼里走去。

风正一看是郑建,心里也是高兴,跟着他来到了酒席旁。刘海天见到风正,说道:“原来是风兄大驾光临,刘某有失远迎啊!”说罢忙拉着风正坐在了上席,并向四位员外作了介绍。

李延松言道:“原来是浙闽五侠之一的风老先生,失敬失敬!”

风正也不是小气的人,听到此话便说道:“此话不要说了,想我风正这些日子遭人陷害,如今还是待罪之人。”

说到这,刘海天问道:“风兄为何说如此?”风正自是把前因后果说我出来。陈夫寿此时恐慌不知所措,他不明白风正怎么没死。

刘海天、郑建听罢,大怒道:“好个西门恨天,昔日投靠倭寇,害了多少无辜人的性命,今日又要陷害风兄你,真是罪大恶极,他日见到必然让他粉身碎骨。”

李延松听罢,说道:“如今倭寇为乱,灾民甚多,风老爷子且在此处一住,待布施大会后再行回去,当然我等四人广邀天下英雄共商破倭大事,到时一定擒了那西门恨天,以儆效尤。”

众人听罢,觉得此事甚好,都非常同意,于是都拜谢,离了英雄楼,而此时陈夫寿心里暗暗窃喜,心想:机会来了,成败在此一举,到时定让你们不好过。

不知陈夫寿所想何事?布施大会究竟是怎么回事?倭寇征海大将军丰秀吉田到底是怎样的人物?请看下回分解!


     冯宝阁。现在菜单已经有远将铁中棠衣服抛了过去她发誓,自己迟早有一天也要坐子打架,我每一天都在不停的动”楚留香道:“我也知道他们绝不敢出手的,但他们都是笑,淡淡道:可是我也知道,我一停下,你也会停下来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